致各位讀者:

我們是Sound Horizon/Linked Horizon相關資訊與翻譯站點“地平線情報局”(horizon-ia.net,下稱【HIA】)。

今日我們發現由初霜翼(微博id:@尽头的初霜翼)主導的wiki站點“白之預言書”(www.horizon-wiki.cn)對我們昨日發佈的Linked Horizon新曲《自由の代償》的歌詞翻譯進行了抄襲,令我們感到非常憤慨。

爲了維護我們自身的權益,對白之預言書惡劣的抄襲行徑進行批判,我們決定在此爲大家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文章有些長,我們感謝您的寶貴時間。

 

1. 白之預言書譯者 初霜翼 的第一版翻譯

6月26日0時許,Linked Horizon爲劇場版《進擊的巨人》後篇所作的新曲《自由の代償》通過電臺發佈了試聽。26日,初霜翼在自己的微博以個人名義發佈了基於Twitter用戶聽寫歌詞的第一版譯文。

其譯文如下:


 
 

2. HIA發佈的翻譯

26日稍晚時,我站在yamayuri(微博id:@yuriakira)的日語聽寫和格格物致致知(微博id:@格格物致致知)的德語聽寫基礎上也發佈了帶正確德語翻譯(與日推聽寫有重要區別)的電臺版翻譯。

27日0時,《自由の代償》開始通過iTunes和recochoku.jp進行配信,相比電臺版多出了一部分內容。在27日配信版發佈後,我站儘快增補譯文,發布了配信完整版翻譯。

作爲參考,HIA聽寫的原文如下:

屍飛び越えて 鳥のように空を翔ける
紅蓮の反撃 地を這うのは 奴等の方だ!

地図にない場所へ 夢を馳せて
支払うのは Risiko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Risiko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Risiko der Freiheit

風を切り裂ける 牙を駆りて
はためくのは Flügel der Freiheit

敵と味方を別つ その訳も識らず
捧げる心臓は Risiko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Risiko der Freiheit
Kämpfer der Freiheit
Soldat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鳥は飛ぶ為に其の殻を破ってきた
無様に地を這う為じゃないだろう?
お前の翼は そう 何の為にある
死地の只中に 活路を見出せる

Soldat der Freiheit

どんな犠牲を払っても 掴むべき先がある
血塗られた冷徹な 其の意思の名はFreiheit

迫り来る巨大な影に 怯える日々は過去に葬り
暁の夢 貪るために堕ちて
訳もなく押し寄せる その波を止める為
名も無き花のように 弓矢は放たれる

壁の中語られた 真実を戴くまで

Flügel der Freiheit
Soldat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Soldat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両手にはGloria 唄うのはSieg
背中にはFlügel der Freiheit
弧を描く旋風 大地を揺らして
屠り屠られる Risiko der Freiheit

O mein Freund!
Jetzt hier ist ein Sieg.
Dies ist der erste Gloria.
O mein Freund!
Feiern wir diesen Sieg für den nächsten…

HIA的歌詞翻譯則如下:

 
 

3. 白之預言書第二版

晚些時候,白之預言書通過微博(@白之预言书-SH中文百科)發佈了第二版譯文,標明的譯者仍然是初霜翼。

其譯文如下:


 
 
 
在該版譯文發佈後,
我們驚訝地發現其修正的部分與我方早先發布的翻譯有着極高的重合度

試舉數例(原=歌詞原文,初=初霜翼第一版譯文,HIA=地平線情報局譯文,白=白之預言書第二版譯文):

原: どんな犠牲を払っても 掴むべき先がある
  血塗られた冷徹な 其の意思の名はFreiheit
初: 無論付出多大犧牲 都值得抓住那未來
  染血的洞徹 其意志名爲自由
HIA:不惜一切犧牲 也要緊握未來
  血染的冷酷意志 名曰【自由-Freiheit-】
白: 付出何種犧牲 皆爲緊攥未來
  染血的冷峻 其意志名爲自由(Freiheit)

(初霜翼第一版的用詞與第二版有着明顯的不同,採用了直譯且有錯譯(將【冷徹な】誤作名詞而非形容詞)。相對的,HIA版則是為避免翻譯腔而進行了意譯加工,使得語句簡潔工整并更符合中文表達習慣。然而白之預言書第二版翻譯風格突變,無論是取義還是句式皆與HIA版出現了驚人的相似,儘管錯譯部分仍未更正。)
 
原: 迫り来る巨大な影に 怯えた日々は過去に葬り
  暁の夢 貪るために堕ちて

初: 在逼近的巨大陰影下 將怯懼埋葬於過去
  拂曉的夢境 因貪婪而墜落

HIA:迫近的巨影中 畏懼的過往已不再
  貪戀拂曉甜夢 難免招致墜落

白: 逼近的巨大陰影下 將往日怯懼埋葬
  貪戀破曉美夢 墜入萬丈深淵

(初霜翼第一版的翻譯,首先對第一句【影に怯えた日々は葬り】斷句錯誤導致錯譯。在第二版中,其參照HIA版修正了“往日的怯懼”這個概念,但仍未理解整句與劇情相關的含義。
其次,在對第二句【暁の夢(を)貪るために墮ちて】的處理上,初霜翼的第一版仍然採用直譯,斷句與日文原文一致,且因此產生了錯譯。此句的正確理解是“因貪戀美夢而墜落”,對應原作中人類因爲特羅斯特區作戰的成功而冒進,最後在牆外探索中損失慘重的劇情。而根據初霜翼的初譯本,無論是理解爲”美夢因貪婪(此處也將【貪る】誤作名詞而非動詞)墜落”還是“(缺失的主語)在美夢中因貪婪墜落”,句意都是不明所以。相對的,HIA版則是在充分理解句意的基礎上,根據中文表達習慣調整了斷句位置。而在白之預言書的第二版修正中,對這一句的理解和斷句也都突然發生了大幅度的變化,僅將【貪戀拂曉甜夢】換了兩個近義字便照搬。在沒有其他理由的情況下,將第一版的【拂曉】換爲【破曉】,似乎也有避嫌之疑。)
 
原: 敵と味方を別つ その訳も識らず
初: 是敵是友 何以區分 箇中緣由 尚未知曉
HIA: 因何區分敵我 理由尚不清晰
白: 以何區分敵友 不知其中緣由

(初霜翼的第一版翻譯中採用了四字一句、共四個小分句的表達,就中文而言琅琅上口,但同時也為保留日文原文的賓謂結構而出現了謂語後置的問題,而非中文習慣的謂賓結構。而HIA版的譯文則更注重符合中文習慣的翻譯方式,採用了六字一句、兩個小分句的表達。兩份譯詞的不同,體現了不同譯者在翻譯過程中的取捨,以及翻譯風格的區別,我們認爲這很有價值,沒有優劣之分。然而,在白之預言書版的譯詞中,突然修正爲與HIA版一致的謂語前置、六字一句、兩個小分句的表達方式。這一風格突變,也不由讓人心生疑慮。)
 
除以上較明顯的幾處以外,還有部分存疑的修正部分:

(初)躍過腐尸→(HIA)飛躍尸山→(白)飛躍殘尸
且不論腐或殘均屬多譯/過譯,
此處后句修正版也莫名刪除了一個空格與HIA保持句式一致

(初)在死局正中→(HIA)身处穷途绝境→(白)在死局绝境中
原為直譯,修正后疑似參考選詞

(初)直至得到 在高墻內 所說的真相→(HIA)直到獲知 墻內講述的真相為止→(白)直至得知 高墻內言述的真相
選詞和句式都有疑似參照修正

以及在電臺版沒有的部分中:

(HIA) 屠戮與遭戮→(白)屠戮與被戮

此處原文【屠り屠られる】直譯“屠戮與被屠戮”,詞性爲兩個並列的動詞,按動詞詞性直譯成中文時表述不夠簡潔。我們經過考慮後在譯文中將詞性從動詞調整爲名詞,【屠戮】與【遭戮】並列。白之預言書的版本不知是否巧合,將這一做法照搬,選詞上也只換了一個字。
 
等等,類似修正后造成的雷同約超過日文歌詞部分的30%。總而言之,如果是按照日文原文的遣詞造句方式進行直譯表達,出現了一些雷同之處,這當然是有可能的。如果要說“借鑒”,則必須顯示自己獨特的思路、理解與表現形式,而非照搬別人的成果。然而,如上所述,HIA的譯者爲了譯文的表達流暢度,花費心思進行了意譯處理以及變更句子結構,產生了原文並不具備的新要素。這些新產生的要素,正是能體現翻譯風格的地方。熟悉翻譯工作的朋友都清楚,同一篇原文,不同的譯者翻譯風格不同,對轉化表達的處理也是千差萬別,正因此而可以綻放出不同的花朵。這便是欣賞不同版本翻譯時的樂趣所在。但是,我們可以看到白之預言書的翻譯思路發生突變,且突變方向與HIA如此雷同。(除卻德語部分)短短兩百餘字的譯文之中就出現了如此高度的一致性,唯一合理的解釋便是白之預言書的譯者在未對我方譯者進行任何標註的情況下抄襲了我們的譯文。

作爲譯者,抄襲是最爲低劣的行爲,我們對此無論如何不能容忍。
我們在此公開要求白之預言書:

 
 
1. 撤去其抄襲的譯文(horizon-wiki.cn/song:jiyuu-no-daishou)並刪除相關微博;
2. 在微博平臺以@白之预言书-SH中文百科 的名義就本次抄襲公開道歉。

 
 

於2015年成立的白之預言書,從其域名到其發佈SH/LH相關新聞、譯文的形式均與於2013年成立的地平線情報局有着諸多驚人的相似之處
但是,出於對同好的尊重,我們對這種驚人的相似性一直沒有發表任何評論。
然而,有鑑於我們多次收到相關詢問,我們認爲在此有必要對以下事實作出澄清:

 
地平線情報局(HIA)從未與白之預言書有過任何的合作關係,HIA的所有成員與白之預言書的一切言行完全無關。
 
 
此外,鑑於本次抄襲行爲之惡劣,我們在此作出明確的聲明:

從今開始,地平線情報局禁止白之預言書對我們提供的一切資料和譯文的任何形式之使用。
 
我們同時希望初霜翼,以及白之預言書的其他人員,能夠學會光明磊落地爲人處世,將時間花在做一些對SH/LH同好羣體有實際價值的事情上。

佔用各位讀者寶貴的時間非常抱歉。今後也請各位繼續支持地平線情報局的工作。
 
 

地平線情報局 一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