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公開曲 – 歌詞翻譯

這些均是於Sound Horizon誕生之前,由Revo寫出的具有故事性的曲子,通稱“WEB公開曲”。這些曲子,其中一部分還帶有“實際上并不唱出來的歌詞”。在此我們將其翻譯爲中文,相信各位同好也能在其中找到Revo獨特的印記。

翻譯:佐渡守通勝、Amane
聲明:歡迎轉載及使用,但轉載時請註明貢獻者及出處。

【曲目列表】
永遠を手に入れた魔術師
Dark River
いづれ 滅びゆく星の煌き
Little Wonder~ポケットの中の不思議な世界~
Windy Valley~風の在る場所~
AZiSai
織姫
Sakura
雷神の右腕
Clock
雪桜
最期のプレゼント
SUMMER END


 

永遠を手に入れた魔術師(得到永恆的魔術師)

*譯注:此曲中的“魔術師”一詞,更接近于型月世界觀中的概念,而并非以變戲法爲業者。

曾有一名追求永恆的
年輕魔術師
可就連 他那終將遺忘的
微末存在價值 也得不到認可…

由于胸中懷有 過多的期待
而對名爲失去的痛苦 感到無法忍耐
他的理想 正如行走于苦惱之階梯
摔落下去 反倒是落得輕鬆
哪怕階梯前方 看不到一絲光明
他也仍 朝著天空的方向繼續攀登…

無影無形的聲音 在耳旁低語
“你只能够得到 曾經失去的東西”
在掩住雙耳的他 的耳旁低語
“對這樣的永恆 又有何值得期待”

純粹的執念 誘發瘋狂的舉動
最終他 取得了那禁忌之物
另一個聲音 將他支配
就在他 向上攀登階梯的同時
也在一步步地 向深淵墮去…

熾熱的吻 冰冷的吻
失去秩序的 時間與空間
誘惑他向著永恆邁進…

無影無形的聲音 在耳旁低語
“你所希望的永恆即【破滅】”
而這個聲音 他已無法聽到…

 


 

Dark River

覺察之時 我已身在此處…
記憶中一片空白
在無盡的夢境中輪回
然而 一切皆無從憶起

我必須出發了
然而 該前往何處?
并非此處 是另一個地方
可是 那又是何處?
黑暗在脚下蔓延流淌
覺察之時 我已身在此處…

已不知 在這徘徊了多久
視野漸亮 周邊漸映入眼簾
所愛之物 所憎之物
皆自腕間交錯失落
我必須出發了…

已不知 在這徘徊了多久
有話語 從前方飄搖而至
“過來吧” 溫柔的聲音如此呼喚
“別過來” 熟悉的聲音如此勸阻
我必須出發了…

光芒中不斷重演著誕生與湮滅
而我就在此間前行
紛繁的聲響自身旁掠過
却已不可回首

光芒中不斷重演著誕生與湮滅
而我就在此間前行
溫暖的聲音 仿佛將我環抱一般如此詢問

“想起來了嗎? 明日的夢”

 


 

いづれ 滅びゆく星の煌き(終將湮滅的星光)

劃破夜空的 刺耳警報聲
宣告著敵機來襲
醒過來的他 爲被打斷的小憩
感到極度不快…

這名叼著烟的男子 正是王牌飛行員
利嘴不饒人 但手腕非同一般
調度員發來指令
“現在開始起飛”

代號:星光藍寶石(star sapphire)
駕駛艙內的他 沉著鎮定
將逼近的敵機 逐個擊落
“今晚 流星真多啊…”
一個又一個地 戰友們化爲流星逝去…

遙遠的某處 有一名少女
正仰望蒼穹 向一顆湛藍的流星祈願
“希望他 能够平安歸來…”

 


 

Little Wonder~ポケットの中の不思議な世界~
(Little Wonder~衣袋中的神奇世界~)

在公車中假寐的我
被不知何人的聲音喚醒
竟會發生 如此不可思議之事
我是在做夢嗎?
那聲音 來自我的衣袋中…

“你擁有非常棒的寶物哦
請不要擔心 閉上雙眼 感受它的存在
別被眼前的事物迷惑了呀”

在這衣袋之中
藏著一個神奇的世界…

“右邊的衣袋 左邊的衣袋
你啊 會選擇哪一邊?
請順應本心 試著感受它吧”

天空與大地一望無際
這是宛如夢境般的世界
飛鳥乘風歌唱
游魚順水躍動
沐浴在光芒下 繁花含苞待放…

我這是在做夢嗎?
…說起來 最近
都是一夜無夢呢
偶爾如此 倒也不錯…

那聲音 來自我的衣袋中
“別被眼前的事物迷惑了呀
無論何時 夢都存在于此處
請不要擔心 你擁有感知它存在的心靈”

即使夢醒 我也確信自己曾感受到
藏在衣袋之中的
那個神奇的世界…

 


 

Windy Valley~風の在る場所~(Windy Valley~風起之處~)

在森林的深處
有一道 險峻而寂靜的溪谷
而它的入口 無人得以知曉…

此處刮起的狂風
將入侵者們 統統阻隔在外
而它的入口 無人得以知曉…

“無垢的靈魂啊 歡迎你前往此處”
卻無人 能够真正抵達
“無垢的靈魂啊 歡迎你歸于此處”
卻無人 能够真正歸還

即便如此 冒險者們仍一往無前
向著這個
生起了吹遍世界的風 又使其停息之處前進…

無法捨棄那 侵蝕大地的文明
這樣的我們 又能歸往何處呢…

 


 

AZiSai

*譯注:AZiSai,即日文“紫陽花(あじさい)”的羅馬字寫法,中譯綉球花。在日本,常將綉球花看作梅雨季節的標誌。

黑傘白傘什麽的 我都不需要
這些東西 對我來說毫無意義…

我任冷雨打濕衣衫
送別這短暫的季節
今年也 會一如往常地炎熱嗎…

六月的雨中
飛速流轉的季節 也些許放慢了節奏
往來的人流 繁雜的喧鬧
也都被雨幕 溫柔地環抱
這一年 綉球花依舊迎風搖曳…

那一天 她這樣說過…

“我并不討厭梅雨哦
雖然洗的衣服干不了讓人頭疼
但雨一定是 因爲有誰需要它才下起來的
一定不會有毫無意義的雨…我相信”

橋下 有一名不慎落水的孩子
在尚且冰冷的河水中 有一名被水流挾卷的孩子
突然 耳邊響起巨大的水聲
如同追趕流水一般 她奮力地遊著
而我 只是木然伫立在原地…

視綫的盡頭 她的身影愈發朦朧
恐懼在心中昇騰 我拼命地奔跑著
然而只見白霧彌散 惟有綉球花迎風搖曳…

摔倒在濕滑的瀝青路上
好心的人們對我伸手相助
黑傘白傘什麽的 我都不需要
這些東西 對我來說毫無意義…

這一年 綉球花依舊迎風搖曳
橋下的孩子 將懷中的花束放入水中 讓其順流而去…

“一定不會有毫無意義的雨…我相信”

我實在不理解 你話語中的含義
…不 就算我理解 也無法接受啊
我的時光 仍停留在雨季裏…

六月的雨中
飛速流轉的季節 也些許放慢了節奏
往來的人流 繁雜的喧鬧
也都被雨幕 溫柔地環抱
這一年 綉球花依舊迎風搖曳…

我任冷雨打濕衣衫
送別這短暫的季節
我任冷雨打濕衣衫
今年也 會一如往常地炎熱嗎…

那一日的綉球花 如今依舊迎風搖曳…

 


 

織姫(織女)

七月七日…
那正是盡人皆知的 七夕之日
孩子們 在詩箋上寫下小小的願望
大人們 抬頭仰望點點繁星的日子
一年一度的幻想
那是 由閃耀星辰講述的
不爲人知的 另一段羅曼史…
——————————————

目光暗淡的織布女
爲那無果之戀 已將淚水流干
而心中的風景 也已深深鎖閉…

雖知不過是無果的思念
她仍繼續著紡織
雖知并不是門當戶對的姻緣
懷著對他的思念 她仍夜夜不停地紡織…

桂月、菊月、陽月、葭月…
臘月、端月、花月、桐月…
梅月、蒲月、荔月、瓜月…
自他一語未留 失去蹤影時算起
已經 過去了整整一年…

“這份思念 和身份地位又有何關係?
如今內心深處 這份煎熬難耐
卻又是爲何?”

低頭詢問織機的她 没有得到任何回應…

面黃肌瘦的牽牛郎
爲那無果之戀 正是日思夜想
惟可遙遙凝望 對岸燈影幢幢…

雖知不過是無果的思念
他仍繼續著賦詩
雖知并不是門當戶對的姻緣
懷著對她的思念 他仍夜夜不停地賦詩…

桂月、菊月、陽月、葭月…
臘月、端月、花月、桐月…
梅月、蒲月、荔月、瓜月…
自從一語未留 離開她身邊算起
已經 過去了整整一年…

“如今惟願 能即刻與你相會
你若有意 我願橫渡這銀河
只求與你重逢”

然而被流水吞没的詩句 未能抵達彼岸…

位高權重的織女之父
爲使女兒的婚事不受阻撓
將當年的牛郎 設計騙回了對岸…

然而 就在織女新婚前夜
經由傳聞 明白了事實真相的男子
捨棄了一切 向她所在的對岸奔去…

由于父親的布置 唯一的渡橋已被抬起
面對滾滾的銀河 他僅能癡癡伫立以待
然後 他…
——————————————

…說起來 織女和牛郎
最終得以相見了嗎?

 


 

Sakura

季節一成不變
只是靜靜地循環往復…

尚有些許微寒的風
一如既往地
將春日攜來…

你自何時起,就在那裏了呢?

我們
在爭先盛放的早櫻下相遇
又各自選擇了 属于自己的道路…

無盡的喜悅與悲傷
盛放後飄零的思念
將這一切全盤接受
還依舊對我溫柔微笑的你…

你自何時起,就在那裏了呢?

季節一成不變
只是靜靜地循環往復…

等到明年 春日也一如既往地
再度到來之時
我是否 會變得更加強大?

在和風的輕拂中搖曳
最後一片花瓣 乘風飛舞而去…

那一瞬間
輕啟雙唇 吐露的話語是
“有緣再聚吧…”

 


 

雷神の右腕(雷神的右臂)

這是 自遙遠時代流傳下的
一名英雄的故事…

邪惡的衆神 挾卷著混沌
每天玩著破壞的遊戲
曾經 被稱作樂園的大地
也因此失去了 它的光輝…

置身于 因絶望的召喚
而席卷大地的 風暴之中
勇敢的戰士
向衆神 發起挑戰…

那戰爭 極其壯烈
那天地 搖動震蕩
那戰士 以右臂作代價
放出了 雷之槍
撕開天空 割裂大地
終于 打倒了衆神…

那戰士 被稱爲英雄
以神之名倍受崇敬
那戰士 失去了右臂
以神之名倍受崇敬…

繼而 時光流轉
街角處的孩子們問道
雷神大人爲什麽
會没有右臂呢

 


 

Clock

這是什麽地方?
覺察之時 我已身在此處
然而 腳下卻是一片虛空…

這是什麽地方?
光亮炫目 我就身在此中
然而 眼前卻是一片空茫…

這是什麽地方?
不知是否 能將其稱爲空間的地方
我究竟是怎麽回事…

遠處…無限遙遠之處
不對 倒不如說是…無限接近之處
某個物體正有節奏地跳動著
以精準的步調 昭告時光的流逝
那聲音 已緩緩接近…

不知何時 在我視野中央
已伫立著一個無顔的男子…

“我的名字是【Vision】”
“讓你看看 自己的【Clock】吧”

男子從我體內取出了
指針逆向轉動的 奇特的時鐘
每分每秒 時間都在不斷減少…

“這就是你的【Clock】”
“來吧 讓余下的時間繼續流逝…”

突然 我聽到某人的呼喚聲
然後在陌生的床榻上
我睜開了雙眼…

我幾乎能清楚地記得一切
然而 不知爲何
惟有Clock余下的時間 全然無從憶起…

“余下的時間 我該如何去度過…”

 


 

雪桜(雪櫻)

如果春天不再到來就好了…
她的心 至今仍沉睡在深雪之中…

那是不請自來的客人
白色的房間中 唯一的床榻上
平緩的鼻息細不可聞…

刺骨寒風敲擊著窗扉
白色的房間中 落下兩道身影
漫長的沉默恍若永恆…

對她而言 預感如影隨形的每一日
已不知 持續了多少年
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差異
都會讓她的現實崩毀…

主治醫生冷酷地開口說道
“很遺憾…你可能等不到櫻花開放了…”

風景逐漸離她遠去 而她並未避而不見
在單色調的季節裏 爲了不錯失那光芒
她奮力抓住的那個答案是…

“如果我能看到櫻花開放的話 那就一定能堅持下去…。”

在復蘇氣息的引誘下 最早的櫻花在三月綻放
隨後冬末的余雪再度飄起 仿佛是在嘲笑眼前的一切…

春天還未到來…
春天還未到來…
春天…還未到來…

夙願易碎 時光無情
無論春天是否到來
那花瓣終將飄零…

冰雪消融 蜿蜒向一切可及之處
就如同 在尋找至爲珍貴之物一般…

我等不到春天了…
我等不到春天了…
我…等不到春天了…

夙願易碎 時光無情
若將其歸結爲命運
也未免太過悲哀…

冰雪消融 蜿蜒向一切可及之處
就如同 在尋找昔日失落之物一般…

櫻花飄零 而她毫無留戀地離去
感受著那悄然而至的 新生的氣息而去…

櫻花不語 只是飄零而去
即便如此 她也會有屬于自己的春天

櫻花飄零 而她毫無留戀地離去
走在綿延向她的春季的 那漫長坡道上…

冰雪消融 蜿蜒向一切可及之處…

 


 

最期のプレゼント(臨終前的禮物)

“有人曾說
聖誕老人已經故去了…
最後的聖誕老人已經不在了
那一天 確有某人如此說過…”

而那又是何時
最後的聖誕老人故去之日
潔白的雪花 飛舞飄落于街頭巷尾
定是萬分悲涼之日…

“喏,爸爸。明天聖誕老人會來對吧。
我啊,有一件特別想要的東西呢…。”

向全世界的孩子
逐一分發禮物的聖誕老人
如此隨心所願的美事 怎會存在于這世上?

以自己的生命作代價 將願望實現的魔法
與孩子們的笑顔成反比
他的生命 正逐年縮減…

而那又是何時
最後的聖誕老人故去之日
正當盛年卻已垂垂老矣的他 臨終前送出最後的禮物之日
而那禮物是…

之後時光流轉
孩子們 已經長大成人…

“喏,爸爸。明天聖誕老人會來對吧。
我啊,有一件特別想要的東西呢…。”

“這個嘛。只要艾莉聽話,
聖誕老人就肯定會來的…。”

之後時光流轉
孩子們 雖已長大成人
但一定不會忘記…

“有人曾說
聖誕老人已經故去了…
最後的聖誕老人已經不在了
那一天 確有某人如此說過…”

這種玩笑啊 如今已經不流行了哦
等到明晚你就知道了
聖誕老人啊 世界各地到處都有呢…

而之後 這些孩子們
也將長大成人…

 


 

SUMMER END

它即將來到了
來到夏祭之後的神社內
來到煙花燃盡的夜空中
來到空無一人的沙灘上…

不論是驕陽似火
抑或是涼風習習
夏日終有盡時…

爲此
我曾將自己的詩歌吟唱…

比如說
至今無人知曉的 風起的場所
來自衣袋深處的 呼喚的聲音
銘刻自身時間的 轉動的時鐘
終將湮滅消逝的 瞬間的光芒…

究竟當吟唱什麽好呢?
在這夏日的尾聲…

它漸漸來到了
來到螢火消失的深夜裏
來到蟬聲沉寂的天穹間
來到不再炙熱的日光下…

不論是驕陽似火
抑或是涼風習習
夏日終有盡時…

爲此
我曾將自己的詩歌吟唱…

比如說
爲霧凇所環抱的 悲傷的眼瞳
將永恆握于手中的 純粹的執念
失去一只手臂的 英雄的頌歌
將閣樓染爲鮮紅的 瘋狂的羁絆

究竟當吟唱什麽好呢?
在這夏日的尾聲…

它已經來到了
來到略微曬黑的肌膚中
來到悄然生長的髮梢間
以及 一成不變的街角處…

不論是驕陽似火
抑或是涼風習習
夏日終有盡時…

爲此
我曾將自己的詩歌吟唱…

比如說
最後一片櫻花已然飄落的 春日的陽光
追憶中繡球花迎風搖曳的 冷雨的日子
不變的思念寄托于群星的 七夕的夜晚
惟有濤聲入耳 在這夏日的尾聲…

爲讓你不覺寂寞
我將微笑著送別一切
因爲相信來年定會重逢
我會微笑著送別一切
惟有濤聲入耳 在這夏日的尾聲…

Is this 『SUMMER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