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校譯:yamayuri
特別致謝:l’elfe dans l’ombre

【聲明】

  • 本歌詞及圖片版權歸Revo、Sound Horizon及King Records所有。如若喜歡這張作品,請購買正版支持。
  • 目前發佈的譯文僅為初稿,不排除後續多次更新,因此僅供試讀。
    為了避免可能存在的錯誤引起誤導,特此懇請各位不要將本稿內容轉載傳播。
    我們將在日後發佈正稿並開放,屆時再歡迎各位轉載。謝謝理解!
  • 本歌詞譯文僅供愛好者學習參考,不得用於商業用途。
    一切將本頁面譯文、素材應用于盜版的場合,其侵權行徑一概與地平線情報局無關。
    PS:包括但不限於製作盜版印刷品,及將內嵌本譯文的音樂、視頻資源發佈到無本作品正版授權的商業性質網站等行為


朝與夜的物語

 
誕生之清晨 與逝去之夜晚的物語(Roman) 羅蘭(Laurant)…
啊… 我們這份孤寂 是色彩酷似的《寶石-pierre-》

誕生的意義 逝去的意義 你所生存的此刻
11字的《傳言-message-》 幻想物語『第五之地平線』

Roman

「那裡可有《物語-Roman-》存在?」

哭泣著 我們降臨於世
懷抱著同樣的苦痛
歡笑著 我們邁步前行
跨越那遙遠的地平

邂逅的你 願雙唇點亮我的詩… 人生(la vie)…
終有一日將彼此相連的《物語-Roman-》——

哭泣著 我們降臨於世
懷抱著同樣的哀傷
歡笑著 我們邁步前行
跨越那遙遠的地平

邂逅的你 願雙唇點亮我的詩… 人生(la vie)…
能讓我們相連的《物語-Roman-》——

誕生之清晨 與逝去之夜晚的物語(Roman) 羅蘭(Laurant)…
啊… 我們這份剎那 是色彩酷似的《鮮花-fleur-》

太陽之風車 月之搖籃 彷徨《焰光》的物語(Roman)
壞掉的人偶 骸骨的男子 誆騙時光的《幻想-黑暗-》物語(Roman)

C’est mademoiselle Violette, qui est dans la bras droit.
右手擁著紫羅蘭女孩…
Et c’est mademoiselle Hortense, qui est dans la bras gauche.
而左手擁著紫陽花女孩…

代替我去巡遊吧… 這個世界——
可有能讓我誕生的物語(Roman)?

「來…去吧…」
(是… 主人…)Oui, monsieur…

「巡迴而至的生之喧囂… 太陽之風車」
「巡迴而去的死之安寧… 月之搖籃」

吾等是彷徨的追憶中 搖曳的《風車-moulin à vent-》
巡遍任何地平 都將點亮詩篇…

這即是——
在誕生之前 便已逝去的我之物語(Roman)… (羅蘭-Laurant-)…
啊… 即使我們已不能重逢 依然是活在當下的《憧憬-Roman-》
——繼續《歌唱-追尋-》吧 → 讓你不再迷惘…

『朝與夜』的狹縫中 『焰』光搖曳
想抓住『寶石』 而伸出『手臂』
『風車』迴轉 『星塵』閃耀
『天使』諒解 『美麗』幻想
與『葡萄酒』之《陶醉-夢-》中 『賢者』亦避諱
『傳言』的真意 『地平線』將知曉

右手是死… 左手是生…
永不傾斜… 冬之天秤…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 說謊者是誰 …
 


 

 
幾許名為和平的光明
其陰影下常有悲慘的紛爭相伴
送葬行列中的人們 全都緘口不語
任憑雨水打濕衣衫 也只能繼續前行…

閉上雙眼 將氣息重疊於黑暗
輕輕觸碰那溫暖光芒 是微小的律動

以否定接續詞(mais)編寫的書本 操縱著歷史
輕輕揮去那灼熱光芒 是誰人的『焰光』…

才發覺 一路走來總有苦難相伴
絕不會有什麼痛苦 無可忍耐…

喜極而泣的白色清晨 悲傷嘆息的黑色夜晚
願將我們走過的這些日子 與誕生之人相連…
瞳中映出的蒼茫天空 溶化淚水的碧藍大海
願將我們愛過的這個世界 遺留給心愛之人…

啊 朝與夜循環往復 即使閃亮的沙塵已散落…
啊 朝與夜循環往復 即使愛過的花兒已枯萎…
啊 朝與夜循環往復 即使相交的手指已分離…
啊 朝與夜循環往復 《生命-人-》將繼續流轉…

看見了美麗的『焰光』 在那黑暗死寂的地平線上
願在憎惡蔓延的世界中 點亮幾許『愛之詩』…

無論黑夜如何漫長 清晨終會來臨——

為使孤單的你不覺寂寞 讓《雙子的人偶-la poupee-》陪伴在旁
願其在小小棺柩的搖籃之中 為永眠的你送行…
歡喜中搖曳的《紫色花朵-Violette-》 哀傷中沾濕的《水色花朵-Hortensia-》
願將不知何人編織的這首詩 贈予未能出世的你…

是歷史創造了書本 還是書本創造了歷史
既無法永生 便無從得知一切
巡迴於朝與夜之地平『第五的旅途』
離別之人 是否還能有再會之日?

令人懷唸的曲調 從誰的雙唇中唱起——
啊 歌唱《物語-Roman-》的是…

Roman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看不見的手臂

失眠的夜晚 對暗巷中的發情母貓(chatte)遷怒發洩…
啊 那看不見的手臂 彷彿絞緊了頸項…
《夢中幻影-fantôme de rêve-》 是逐漸崩毀的自我(ego)之痛…
清醒的醉意 將閣樓裡的小小城堡(chateau)滾落四處…
啊 那看不見的手臂 發出燒灼般痛楚…
《幻肢之痛-fantôme douleur-》中 澆灌著劣酒迫己入眠…

「…跟著Alvarez將軍衝啊!」
黃昏籠罩的古老獸之森… 戰場上相遇的兩名男子…
金髮的騎士(Laurant)… 赤髮的騎士(Laurant)…
紛爭巡迴往復… 屍骸愈漸堆積…
加害者是誰… 受害者又是誰…
斜陽之影下… 劍刃閃耀著赤黑的光輝——

他那隨著一隻手臂 被剝奪的人生(sa vie)
不務正業 戀人出逃…
失去了一切 被剝奪的最糟糕人生(la vie)
畏於不時襲來的痛楚 惶惶度日…

「大多數情況下(le plus souvent) 你總在夢魘中驚醒 對我拳腳相加…
這樣下去 我遲早喪命…
再見了(Au revoir) 我愛你勝過任何人…
即便如此 你卻無法為這腹中孩子當一個好爸爸(Pere)…」

葡萄酒(du vin) 發泡葡萄酒(du champagne) 蒸餾葡萄酒(de l’eau-de-vie)
啊 劃破沉睡之森的寂靜 那傢伙將再度現身——

驅馬之姿 正如惡夢 赤髮披落散亂 揮落死神之鐮…
斬首之姿 正如風車 緋花肆意怒放 振奮精神指針…
身披薄暮昏暗——

從夢中醒來後的現實 卻仍在惡夢之中
因此 其後他的人生 皆在酒與瘋狂 與反覆的痛楚之中
左頰上是十字傷 赤紅燃燒的髮絲與鳶羽褐色的瞳眸
定要殺了他 手臂控訴著陣陣作痛 『看不見的手臂』在發痛…

誰是加害者 誰是受害者 找出死神將其埋葬…

「看我宰了他!」

騎士(Chevalier)再度跨上馬背 時光將默默推移世界…
異國的酒館裡再度相會的兩名男子(Laurant)…

獨眼加上獨臂 酩酊狀態(酒精中毒)加上迷醉狀態(藥物中毒)…
啊 昔日的蠻勇 已無影無蹤…

突然躍出的 男子手持黑色利劍(épée noir)
「滾開」
周圍四濺的液體(sang) 仿若葡萄酒(pinot noir)般
「你是什麼人…」
刺入時獻上的 餞別花名為——「晚上好(Bon soir)」
「晚上好」
拔取時點亮的 詩歌之名為——「永別了(Au revoir)」
「永別了」

頹然倒下的男子名為Laurant 疾馳而去的男子名為Laurencin…
另一名Laurant 唯有茫然佇立於原地…

誰是加害者 誰是受害者 唯有犧牲者不斷增加…
旋啊轉啊 憎恨的風車 跳吧躍吧 如火焰一般…
啊 在樑柱陰影下 是少年的身影 以鳶羽褐色的瞳眸 凝視著這一切…

「人生總歸不盡人意 然而…
這份痛楚 正是我生存過的證明…」
被迫走下復仇劇的舞台 男子開始思考…
剩下的手臂 剩下的人生 那份看不見的意義——
斟滿酒杯的葡萄酒 那滋味沁人心脾…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受詛咒的寶石

「可別搞砸了 Laurencin」
「你才是 Hiver」

大地母親孕育的奇蹟 號稱世界最大的寶石 30ct的赤色金剛石(trente carat Diamant Rouge)
不斷更換所有者的軌跡 贈品是早已預約的鬼籍 30ct的『殺戮女王』(trente carat Reine Michèle)

封閉的玻璃(verre) 優雅沉睡的寶石(pierre) 往日皆在睡夢之中
肅穆的幻葬(deuil) 從不侍人的高傲(orgueil) 連死神亦在其懷抱
她正是女王(reine) 無人能將其反抗 休想逃出她的牢籠…

狡猾的少女(fille) 與影共舞的老嫗(vieille) 她裝點了多少頸項
豔麗的娼婦(courtisane) 沾滿汙泥的王妃(花) 她收穫了多少頭顱
循環往復的情景(scène) 絢爛的幻夢 喪失之前休想脫逃…

【祝福】變成【詛咒】 命運何等諷刺
有關『她』的誕生 那不為人知的《物語-Roman-》

男子挖著洞 不知那陰暗洞窟將成墓穴
男子挖著洞 不知那洞穴將通往深淵
封閉的黑暗中 為命運(永恆)懷抱
廢寢忘食地挖著洞
如在點亮的詩篇中 躍動一般
被侵蝕的齒輪 瘋狂地轉動(Et il tourne follement)…

不可思議的霧靄引誘著男子
眼前出現了前所未見的美麗原石
彷彿為其魔力所吸引 男人伸出了顫抖的手…

【幸運】(bonne chance) 啊 一直以來讓你受苦了 可愛的妹妹(Noël)
【幸運】(bonne chance) 啊 這下就能挺起胸膛 送你出嫁…

← 為慾望矇蔽雙眼的礦山主管(mine concierge) ←
← 變了眼神的鷹鉤鼻寶石商(commerçant) ←
← 懷疑自己看錯的獨眼工匠(artisanat) ←
← 旋轉吧 死神(Dieu)的輪盤(roulette) →
看似堅固的倫理之壁 時而也會輕易打開漏洞…

【不幸】(malchance) 啊 等待著不歸的哥哥 無法出嫁的妹妹
【不幸】(malchance) 啊 等待著不變的愛意 冬日的夜空…
「真是的 Hiver哥哥」
撐著臉頰 一聲嘆息 人偶師的女兒 窗邊靜默的雙子人偶——
「哎 幾時才能回來呢…」

封閉的玻璃(verre) 優雅沉睡的寶石(pierre) 往日皆在睡夢之中
潛入的人影(ombre) 融入緋色的黑暗(ténèbres) 盜賊們已來到房間
失敗便是刑罰(peine) 拼了命的任務 看準獵物決不放過…

「慘了 快開溜」
「喂 等等我啊」

不乘白馬的王子 略嫌粗暴的接吻
啊 『她』被再次釋放於世間…

大地母親孕育的奇蹟 號稱世界最大的寶石 30ct的赤色金剛石(trente carat Diamant Rouge)
不斷更換所有者的軌跡 贈品是早已預約的鬼籍 30ct的『殺戮女王』(trente carat Reine Michèle)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星屑之皮繩

「你好,幸會!(Salut, enchantée!)」

伸出的手——
啊…我可愛的小公主(Etoile)
你用那小小的手指用力握回
願你今後所走的道路
都名副其實地如『星辰(étoile)』般閃耀…

一個雨天的清晨 少女一如既往地醒來…
床邊是慈祥的父親 以及一隻大大的黑狗…
雨水的氣味 癢癢的臉頰 懷念的溫暖…
瘦小的姐姐和高大的妹妹 兩人與一隻…
在這個特別的清晨組成了家庭…

啊…我不知星辰為何物
太過遙遠的光芒 傳不到我的眼睛…
啊…就連這僅剩的視力
也被宣告終有一日 將喪失殆盡…

Excusez-moi…ma mère…ce nom…
對不起…媽媽…這個名字…
Je ne peux pas, c’est absolument de m’aimer…
我實在喜歡不起來…
Ah…excusez-moi…
啊…對不起…

鼓起勇氣——

啊…雖和Pleut來到屋外
但行走的速度總難以配合…
啊…逐漸沉入黑暗的世界
一點點高低差距也會跌倒…

Excusez-moi…mon père…ces yeux…
對不起…爸爸…這雙眼睛…
Je ne peux pas, c’est absolument de m’aimer…
我實在喜歡不起來…
Ah…excusez-moi…
啊…對不起…

細細的皮繩(harnais)——

無法聯繫心靈…
即使愛犬(Pleut)近在身旁…
我仍覺孤獨無依…

生長在不同環境的人 總是難以彼此理解…
更何況是人與狗 更是雪上加霜…
此後她們倆 隨時隨地都在一起…
像是要填補那空白的時間一般…
姐姐熱心地照顧著妹妹 妹妹順從地幫助姐姐…
為了代替父親不便的手臂 做什麼事都竭盡所能…
就像那雨水滋潤大地般輕柔…
像在積雪之下等待春天 期望綻放小小的花朵…

突如其來的疾風(rafale)讓我不由鬆開了手…
放開了皮繩(harnais)…
但我無所畏懼…
因為有『看不見的羈絆(星辰之繩)』緊緊相連…

我真是個軟弱的姐姐——

但是 謝謝你…
有妹妹(Pleut)陪伴身邊…
我才能去往任何地方…
有最愛的妹妹(Pleut)陪伴身邊…
我才能變得堅強…

在星空環繞中做了個夢…
夢到了你出生那天清晨的追憶…
在銀光閃耀的夢境之中…
是散落的沙塵倒流而回的幻想…
啊…為何來到此處…
幸好最後終於明白了——

不會(不要)忘記…和你(母親)共同走過的…
在黑暗(痛苦)中閃耀(飄搖)的世界…
無論何時 啊…人生(愛意)總是…
在星塵中閃耀…

祈禱的星光灑落的夜晚→
黑犬(Pleut)靜靜停止了呼吸…
哀悼的雨點灑落的清晨→
從她冰冷的腹中取出的 是環繞著光芒的小小溫暖→
擁有銀黑色毛髮的小狗
——而《物語-Roman-》之翼將輕盈地飛越地平線吧
為了有朝一日馳騁在那懷念而美麗的《荒野》…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緋色的風車

旋啊轉啊《緋色的風車-moulin rouge-》 讓那美麗的花朵綻放
跳吧舞吧《血色的風車-moulin rouge-》 讓那美麗的花朵凋落

托在小小手掌上的玻璃藝品
若將那寶石譽作『幸福』
那晚的暴行在時代中刻下了怎樣的爪痕
又在他們身上留下了怎樣的傷口
身處為命運愚弄的弱者立場 為之哀嘆的少年
終將去追尋『力量』吧
那將是…守護自身不受強大力量迫害的『盾』嗎
抑或是…以更強大的力量迫使其臣服的『劍』呢

發生了何事 還不甚明瞭
哭號狂亂(lune)的和音(harmonie) 燒焦屍肉的氣味(saveur)
雖不知來襲者 所為何人
只知一件事 待在這裡 會性命不保

我一心將最重要的《寶物》
帶上一同逃跑 → 而抓緊了你的手

啊 理由尚未知曉 兩人跑得氣喘吁吁
放縱慾望 肆意妄為的傢伙們 還緊追不放

仿如循著星塵一般 潛身於通往森林的黑暗
理由尚未知曉 兩人顫抖著屏住呼吸
害怕顯露絕望 緊緊擁抱在一起
突然間 你的肢體竟在空中漂盪
驚恐求助的眼神 烙印在拔腿而逃的我背上

走過瘋狂的《季節-時光-》 少年之《詩-時光-》流轉

旋啊轉啊《緋色的風車-moulin rouge-》 送走那灼熱的《時刻-時光-》
跳吧舞吧《血色的風車-moulin rouge-》 迎來那冰封的《瞬間-時光-》

啊 如果能轉世重生 願綻放小小的花朵
對不起 下一次我不會再逃 而將伴你一同凋落

《緋色的風車-moulin rouge-》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天使的雕像

後世盛譽為【神來之手】的雕刻家『奧古斯特·羅蘭-Auguste Laurant-』
傳說在戰亂中一度遺失 又與和平共同現身
如今依然裹著神祕面紗(veil)的雕像
在他這稀世傑作『天使-Ange-』中所隱藏的 不為人知的《物語-Roman-》

「能為無言的冰冷頑石 點亮生命之流
俗人們如此謳歌 不過是自負驕縱
僅僅將實在之物按其原本姿態 用這雙手接納
如與那份溫暖接吻一般 仿其所想才是我所能…」

《風車小屋-moulin à vent-》擁著天空 不停轉動的山丘上
工房(atelier)如拒人千里般 孤影靜靜佇立…
他只顧獨自描繪著 未知親生子的表情…

【不足之處並非這指尖的素描能力(dessin)
——而是超越現實的想象之力(imagination)】
「啊 給我光芒 啊 還需更多光芒…
『亦即創造(création)』 憂愁之光…」

分明已立誓終生不見 卻頻繁前往那修道院(monastère)
將孩子們的歡笑聲 隔牆聆聽…

「你的手或已掌握 那《寶石》十分易碎
不可放開那隻手 無論有何物襲來…」

他終日獨自描繪著 未知親生子的笑容…

【必要之物並非對過往時日的後悔(regret)
——而是編織幻想的關愛之情(affection)】
「啊 給我光芒 啊 還需更多光芒…
『亦即贖罪(expiation)』 救贖之光…」

無論怎樣高明的賢者
也無法阻止沙塵散落
為他準備的銀色沙漏
所剩的沙塵僅餘少許…

奪走了母親的燈火 而點亮於世的小小焰光
憎恨過那光輝的愚蠢男子 最後的垂死掙扎…
想象之翼得以伸展 『雕像』背後也終於展開雙翼——

「啊 我已無所留戀 你終於對我笑了…」
「已經夠了 爸爸…」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美麗之物

你最喜歡的這段旋律(melodie) 迴盪在廣袤天空的口琴聲(harmonica)…
天使擁抱的窗框畫布(toile) 吶 那幅風景畫(paysage) 可還美麗嗎?

那即是(C’est)—
隨風飄來的 淡色之花瓣 春日之追憶…
以優美音色 歌唱的少女(Monica) 鳥兒鳴囀中 時針在前進 →

那即是(C’est)—
連結蒼藍間 飛逝的流雲 夏日之追憶…
以優美音色 吟誦的少女(Monica) 蟬鳴之雨中 時針在前進 →

你曾稱讚其美麗的景色 我一定不會忘記…
為了收集『美麗之物』 生命-人們-才降臨於世…

你曾經緊擁的短暫季節(saison) 不畏傾瀉的痛楚之雨…
「別擔心」你笑著說道 那時的樣貌(visage) 我絕不會忘卻…

那即是(C’est)—
夜晚在窗邊 微笑的明月 秋日之追憶…
以優美音色 詠唱的少女(Monica) 蟲鳴羽音中 時針在前進 →

那即是(C’est)—
素裹著大地 淺睡的積雪 冬日之追憶…
以優美音色 吟頌的少女(Monica) 呼嘯寒風中 時針在前進 →

有你存在過的美麗景色 我一直無法忘記…
為了收集『美麗之物』 生命-人們-才走過塵世…

你曾馳騁過的炫目季節(saison) 不畏焚身的病痛之焰…
「啊 真美」你笑著逝去 那時的面容(image) 我絕不會忘卻…

你誕生的清晨 我這愛哭鬼 也成了小姐姐——
我滿懷欣喜 又有些害羞 還覺得無比自豪…

搖盪在苦難中的生存之荒野上
為追尋『美麗之物』而馳騁而過
啟程前往無盡之地平 你的睡臉
在我看來比任何東西都更美麗…

你最喜歡的這段旋律(melodie) 迴盪在廣袤天空的口琴聲(harmonica)…
天使擁抱的窗框畫布(toile) 吶 那幅風景畫(paysage) 可還美麗嗎?

「我見過了這世上最美麗的《焰光》
我將懷抱這花朵 連羅蘭(Laurant)的份一起繼續詠唱…」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歡樂與哀愁的葡萄酒

那是在歡樂中搖曳的《火焰》 在悲傷中閃耀的《寶石》
許多人生中 許多餐桌上 都有過她的『葡萄酒(vin)』
堅持反抗著蠻橫命運的女性『羅蕾妮·德·聖羅蘭-Loraine de Saint-Laurant-』
她與大地共存的半生 那不為人知的《物語》

啊 她今日也佇于田間 如似長實短的《焰光》
幾度收穫幾度喪失 多成過眼雲煙
啊 無論季節(saison)幾度流轉 其中總有不變之物
溫柔祖父(grand-père)的僕人(employé) 與愛過的他共度的『葡萄田(climat)』

啊 追憶時而微甜
如摘下成熟果實般的喜悅(plaisir)

啊 葡萄樹(vigne)的細緻(délicat)修剪 低溫少濕最為理想
務農者(vignerons)略早到來的春日 從守護聖人(Saint Vincent)的祭典後便開始
啊 若貪圖過多的收成(quantite) 則自然會降低品質(qualite)
一粒(un grain)一粒(et un grain)都給予充分的關愛(amour) 那才是為人父母的職責

啊 追憶時而微苦
如摘下受損果實般的痛楚(peine)

啊 女人絕非政治的道具
與心愛之人結合才是人生(la vie)
然而 連這也無法實現即為貴族(nobles)
那種『世界-東西-』何不捨棄

「真是遺憾啊」
醉心權威主義的父親(père) 為揮霍而嫁來的繼母(mère)
縱使為名門 鋪張浪費也會導致迅速沒落
為揮去斜陽之影 伯爵家(les comte)最後的《王牌-carte-》 女兒的婚禮
啊 尚不知那婚禮之虛偽
繼母的《寶石》展露出緋紅(rouge)微笑

地平線未曾講述的詩篇 為奪回珍愛之物 逃亡與抗爭的時日
此後她的人生 早已生無可戀

我大概此生不會再愛任何人 恐怕也沒有去愛的資格
即便如此 若能滋潤誰人之乾渴(soif) 我仍甘願奉獻此身

橡木(chene)桶中 沉眠著我可愛的孩子們(mon enfants)
吶 你們在做著怎樣的夢呢
果實(pinot)的甘甜(douceur) 果皮(tanin)的苦澀(astringence) 所愛之人留下的大地之恩惠(terrior)
『歡樂(joie)』與『哀愁(chagrin)』交織而成的和弦(harmonie) 那滋味便是我的『葡萄酒』(mon vin)
而這 才是《人生》(et c’est la vie)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黃昏的賢者

他的名字叫『賢者(Savant)』
確切地說 這個稱呼也只是通稱
本名則完全不詳
我初次與他相遇 是在某個春日黃昏
荒寂的郊外公園裡

晚上好(Bon soir)

「這位小姐(Mademoiselle)
你一臉憂鬱 是有何煩惱嗎?
從剛才起你繞著這噴泉轉了11圈
換算成步數約704步 換算成距離足有337m
在下不才 冒昧提案
若不介意 在下願陪你閒聊一番…」

起初沒有任何人 → 這是零(zéro)
然後我(moi)來到這裡 → 這是壹(un)
接下來你(toi)出現了 → 這是貳(deux)
單純的算式中 ← 才蘊含真理
如此簡單的事情 有時也會因自我封閉 而無法察覺

喲 貴安(Salut)

「這位小姐(Mademoiselle)
前幾天的煩惱 你是否已有答案?
與你道別以來到今天剛好一週
換算成小時為168小時 換算成分為1萬零80分
換算成秒為60萬4800秒 說話之間又過了23秒
今日也願陪你再聊一番…」

伴隨朝夜的地平線(horizon) → 這是貳(deux)
時之王者(roi)沉眠之墓 → 這是叄(trios)
閃耀中永恆的星塵 → 這是伍(cinq)
單純的素數中 ← 亦蘊含真理
怎樣簡單的事情 有些也會因自我封閉 而無法察覺
要將你的哀傷 因數分解來看看嗎?
要求個幸福的 最大公約數看看嗎?
請拭去淚水 站起身來 因你的道路還在繼續

原來如此(En Effet)──
應該誕下 ←→ 還是不該誕下
這就是所謂 最大的問題啊
歡樂的清晨 哀傷的夜晚 這一切都屬於你
連向未見之物的歌之物語 點亮詩歌的物語(Roman)

『風車』每次旋轉不停 『美麗』幻想便靜靜紡出
(Le moulin rouge… La belle chose…)
向『焰』的搖曳之外 探出『手臂』的愚蠢人們
(La flamme… Le bras invisible…)
為攫取更多『寶石』 繼續彷徨在『朝與夜』的夾縫間
(Le bijou maudit… Le conte d’un matin et nuit…)
『星塵』之沙的光輝中 『葡萄酒』亦誘人以微甜的陶醉
(Le harnais d’toiles… Le vin de la joie et le chagrin…)
從『賢者』避諱的牢籠中 『傳言』將向他們質詢真意
(Le savant Crepuscule… La message de onze lettres…)
『天使』告知別離之時 『地平線』將獲曉第五之物語
(La statue de l’ange… Le cinq…)

Roman

循環往復的【歷史】流轉過【死亡】與【喪失】【樂園與深淵】
少年離去之後 那裡將描繪出怎樣的物語-Roman-

「害怕受傷嗎?害怕失去嗎?
害怕相信嗎?正因如此
在下願陪這樣的你閒聊一番…」

若你會後悔到來的清晨 便不應誕下更多的痛楚
若你能肯定離去的夜晚 那孩子便也會熱愛《人生》

小姐(Chloe)
要將你的哀傷 因數分解來看看嗎?
要求個幸福的 最大公約數看看嗎?
請拍去塵埃 出發啟程 因你的旅程還在繼續

再見了(Au revoir)

「這位小姐(Mademoiselle)
看來你心意已決
那麼 就挺胸而去吧
向著屬於你的地平線…」
「謝謝你 賢者先生(Merci… Monsieur Savant)」
「讓我好找啊 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11字的傳言

啊…宛如昨日的記憶般歷歷在目——
那是個冬日清晨——
呼喚聲中溫暖地握住了我的手——
彷彿聽到了天使的號角…

多麼平凡的人生…我亦如此回顧
即便如此…能夠生下你 便是我的榮耀…

啊…宛如昨日的記憶般歷歷在目——
寒冷的冬日清晨——
初啼聲嘹亮地響徹了天際——
彷彿灑下了橙色的光芒…

多麼不幸的人生…我亦如此慨嘆
既便如此…能夠與你邂逅 便是我最大的幸運…

啊…無論將經歷何種苦難…都不要放棄 去勇敢面對
這是愚蠢的母親最後的願望…請你—

『一·定·要·享·受·一·場·幸·福·人·生』

…對不起

誕生的清晨 逝去的夜晚

…永別了

你所生存的現在 11字的傳言

…對不起

幻想物語 第五地平線

…謝謝你

啊…那裡可有Roman存在?

誕下你的…無論是誰…
本質都不會改變…沒有任何區別…
你降生於期望之中…
只要牢記這一點…總有一天能再相連—

啊…不能在身邊伴你成長…雖然遺憾 請你凜然向前
這是愚蠢的母親唯一的願望…請你—

『一·定·要·享·受·一·場·幸·福·人·生』

如今你生存於世——這就是『我活過的物語之證(Roman)』
只要你能愛上這道地平——這就是『我的幸福(bonheur)』

——這就是 『我物語的意義(我的Roman)』

那裡可有Roman存在?

誕生的意義 死去的意義
你所生存的現在 11字的傳言(message)
幻想物語(Roman) 第五地平線

兩輪風車 將繼續迴轉
直到再度 與心愛之人相連的一刻
流離於生與死之荒野的人偶 經歷的每一個夜晚
將點亮怎樣的詩歌
而後
銀色光芒統馭了地平線
此刻 千百度的清晨來臨
啊 那裡可有Roman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