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佐渡守通勝、Cariola

【聲明】

  • 本歌詞版權歸Revo及Sound Horizon所有。
  • 唸白中尚有少數內容無法確認,歡迎持續關注後續更新。目前無法確認的內容包括:
    • Tr11, Tr18和Tr19出現的背景合唱(英文)
    • Tr13中段的背景和聲(拉丁文)
    • Tr15中段的唱詞(語種不明)
  • 歡迎以鏈接形式分享至社交網站,但必須註明完整貢獻者名單、出處及鏈接,並保留此段聲明,謝謝配合。
  • 本歌詞譯文僅供愛好者學習參考,不得用於商業用途。
  • 一切將本頁面譯文、素材應用於盜版的情況,其侵權行徑一概與地平線情報局無關。

PS:包括但不限於製作盜版印刷品,及將內嵌本譯文的音樂、視頻資源發佈到無本作品正版授權的商業性質網站等行為

1. 黑之預言書
2. 詩人巴拉德的悲劇
3. 追尋之詩
4. 阿比爾及的戰鬥
5. 誓約之丘
6. 薔薇騎士團
7. 聖戰與死神 第一部「銀色的死神」~驅馳於戰場者~
8. 聖戰與死神 第二部「聖戰與死神」~英雄離去~
9. 聖戰與死神 第三部「薔薇與死神」~歷史的編織者~
10. 聖戰與死神 第四部「黑色的死神」~英雄歸鄉~
11. 書之低語
12. 藍與白的分界線
13. 沉海的歌姬
14. 海之魔女
15. 碧眼之海盜
16. 雷神的左臂
17. 雷神的系譜
18. 書之魔獸
19. 你將誕生的世界
20. 《起始》的編年史
21. 《空白》的編年史


1. 黑之預言書

「幻想物語組曲…Chronicle 2nd…」
「此即…追尋歷史的少女與世界的故事…」

想要詠唱那幅詩篇…想要追尋那段長路…
想要守衛那座山丘…想要讚頌那朵薔薇…
想要贏取那場戰爭…想要唱響那曲哀歌…
想要講述那次航海…想要高舉那條右臂…

無論何時我們都不會放棄 歷史的盡頭 既遠又近的天空
與你立下的誓約 傳承至此的信念 尚未終結的我等之系譜(Chronicle)…

「《黑之事奉者-露琪亞-》啊…你真讓我傷心…
我曾以爲…你一定能夠理解書之真理…
也罷…如果你非要以爲歷史是可以改變的話…
那就來試試看吧…」

《黑之預言書-Black Chronicle-》

自從我記事起 母親就已經不在
淡淡的哀愁 是溫柔的搖籃曲…
(「不屈的人生 可將什麼寬恕?」)
在我出生之前 父親就已經不在
堅定的憎恨 是強烈的愛慕心…
(「不屈的人生 又將什麼託付?」)

心懷不同星宿 降生於此的我們
如今被同片天空環抱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

那時我們所夢見的 奔向未來的白馬
將未察覺有黑影相隨的我們揹負
疾馳而去… 去往預言中的終結…

《黑之預言書-Black Chronicle-》 這是「不應留存的禁書」
在某個預言書崇拜教團(邪教組織)機構內嚴加看管
共二十四卷 黑色封皮的古書

其中記載的是 有史以來的諸多記錄
是具有某種連貫性 條理明晰的編年史
如若認可其爲史實
則我等所承認的歷史又該被視作何物?

書中記述遠及未來 每一處差異(種子)
均萌生出多個學說(枝葉) 綻放迷惑的爭論(花朵)
其最大論點 即是在不遠的將來
這個世界將迎來終結的所謂《史實》…

究竟何處是敵何方爲友?
選錯陣營意味着被歷史屠戮
肆意妄爲劃分各自疆界
在空白地圖上刻下爭鬥軌跡
啊…何等狹隘…這是何等狹隘的世界啊!

正義(justice)

敵人已經被全部殺光 盟友們請暫時放心
(這樣幸福嗎? 啊…幸福的世界?
腥腐的世界?這樣就…能得到幸福?)
然而友軍也終將爲敵 不如先行下手殺掉
(這樣幸福嗎? 啊…幸福的世界?
腥腑的世界?這樣就…能得到幸福?)
可是敵人永不會消失 因此要時刻膽戰心驚
(這樣幸福嗎? 啊…幸福的世界?
腥腐的世界?這樣就…能得到幸福?)
但只需如此輪迴反覆 就是獲取幸福的通路
(真的幸福嗎? 啊…幸福世界? 獲取幸福的通路…)

不對 如此歪理 簡直大錯特錯
妄圖出賣這個世界的傢伙們尚在
趕緊醒悟吧 醒悟後就去戰鬥吧
好似一羽 逆迎時代風潮的白鴉

那時我們所夢見的 寄託於未來的地圖
超越渾然未曾察覺 篡改地圖的黑影的我們
展翅而去… 飛向尚未預言的《起始》…

《黑之預言書-Black Chronicle-》

自從我記事起 母親就已經不在…
據將我作孤兒收養的組織所言
母親因罹患重病與世長辭
組織中另有多人與我情況類似
隨即對組織心懷疑竇的我們開始了逃亡…


2. 詩人巴拉德的悲劇

第七卷 168頁

臨終之詩…

如此美妙的詩歌
由士兵傳給了鎮上的戀人
旋即這首詩 爲人們傳誦
卻不知作者何人
那首無名之詩 頃刻間傳遍大陸…

當時的女王強勢而美麗
在無上的權力前 衆人皆俯首叩拜
爲即將到來的誕辰祭典
一位詩人受命 獻上讚頌女王美貌的詩歌

女王問道…
「在此世間何人最爲美麗?」
…然而 他沒有退讓
「在我的世界中 陛下是第二美麗的…」

「已然凋謝之花的秀美…
那是 名爲追憶的幻影
花兒永不腐朽 永恆綻放的庭園
即使是高貴而美麗的薔薇
若是尚未凋謝 便永遠無法企及…」

這首詩將女王激怒
「汝可是在咒吾凋謝!?」
宰相一個眼色 士兵們將詩人團團圍住…

被譽爲天才的詩人 名爲巴拉德
如今在冰冷的地牢一角 創作着臨終之詩…

處刑之時將至 胸口佩着薔薇紋章的
獄卒偶然聽到 他所寫下的臨終之詩…

最後的鐘聲響畢
死刑被莊嚴執行
臨終的瞬間 他想起的是…
故鄉的天空 風兒的氣息
與現已亡故的她一同生活的日子…

彷如寒冷的秋風引領冬日
獨自旅行的女孩 爲尋覓心上人而流浪
吟唱着這首 似有些令人懷念的詩…


3. 追尋之詩

第九卷 883頁

盲眼詩人 露娜靜靜開始講述…

下面將吟唱的是…一位女孩 追尋到自己珍視之物的詩歌
艱苦的旅程 險峻的路途 即便如此 女孩也絕不言棄
相較詛咒命運 故事選擇了在苦難中吟誦詩歌一途
即使終有一日 歷史將埋葬一切過往 此刻…只請你閉目傾聽…

我心愛的人 你此刻身在何處
至今杳無音訊
孤獨的旅程 相伴左右的詩歌
飄向遙遠天穹 氤氳散盡

雨自天降 落入掌心
正如盈眶滑落的水滴(淚水)…

幾度穿過幽深的森林 數次越過險峻的山巒
從小鎮至都市 從相識者到陌生人
爲探尋思念之人 蹣跚至今

追憶(幻夢)翔空 面向羣星
那曾許下的誓言之吻(約定)…

「啊…恩狄彌歐…」

空虛的世界 沉入黃昏暮色
歸途已失的我 當隻身前往何處

預言書所肯定的史實 即是紛爭的歷史
名爲戰禍的爪痕 燃盡大地的烈焰
家人…戀人…深愛之人音訊全無
那是衆生無能爲力被迫生離死別的時代

女孩的旅程 如同追溯相伴的詩歌一般
最終尋到了自稱曾是城邦獄卒的男人
追尋的結果是…猜測變作確信
令人心碎的懷念曲調 創作這詩篇的人就是…

一直以來 給予行將氣餒的我以支撐的
是戀人(你)在臨終前留下的 這首無名之詩啊

「命運啊…即使你奪去我眼中的光芒
也無法奪走我口中的詩歌…」

追尋之詩 在暮色中點燃焰光
已然枯萎的花朵 於彼處凜然綻放

啊…即使悲傷…
如狂風暴雨般降臨 盪滌所存一切
珍視之物 將依舊永存於此

(——探求心繫之人的 追尋之詩)
(——探求珍視之物的 追尋之詩)
傾聽者啊…你若找到了追尋珍視之物的路途 就請不要再迷茫
(——探求心繫之人的 追尋之詩)
(——探求珍視之物的 追尋之詩)
即使那途中滿布荊棘 只要吟誦詩歌 定能取回歡顏
(——探求心繫之人的 追尋之詩)
(——探求珍視之物的 追尋之詩)
因爲無法吟唱的人生 已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探求心繫之人的 追尋之詩)
(——探求珍視之物的 追尋之詩)
飛向珍視之物…飛向追尋之所…
白鴉前往的地平線…在那蒼穹彼方…


4. 阿比爾及的戰鬥

第八卷 324頁

「…阿比爾及」時代所尋求的英雄
然而他並不滿足於此
不 反而覺得有所缺憾
似有將重要的某物忘記之感…

「…阿比爾及」理由沒有意義
斬落時終究同樣 劍鋒之上必有惡意
甚至沒有棲身之所
僅能在腥風血雨中驅馳不休的時代…

「…阿比爾及」循環反覆的痛苦
他心中所願 僅僅是回到過去
回到那個青澀懵懂的年代
即便歷史不會有絲毫改變…

—最初的慘劇—

「年輕人不要懼怕
催着發抖的膝蓋前進吧
逼近的敵軍有五千
無論如何都要給我擋在這片森林…」

幼時的回憶 愛哭的少年
將騎士的榮耀 和信念深藏於心
奔赴絕望卷集的戰場…

即使粉身碎骨
也一定要守住…

和母親一起撿拾過樹果的森林…
和父親一起釣過魚的河川…
和你立下誓約的山丘…

幼時的回憶 夏日的少年
右手所執利劍 綻放黯淡的光芒
走向死神招手相迎的戰場…

即使粉身碎骨
也一定要守住…

他不會逃避 命運選擇了何人…
他不會逃避 歷史編織了何物…


5. 誓約之丘

第八卷 216頁

蒼鬱繁茂的 韋爾肯拉特森林
在它對面是誓約之丘

眨眼的剎那 深深烙印於黑暗中的風景
那即是永生不忘的夕陽…

「無論發生什麼我都一定 會回來你身邊…」
「…嗯 我相信你 親愛的 不要忘了我 阿爾比爾」

{那一日天空的顏色 是令人哀傷的硃紅}
{年輕情侶對山丘立下永久的甜蜜誓約…}
{即便分隔兩地 也仍將我們相連的朱石}
{項鍊 將其掛起立下誓約…}

即便時間沒有講述者 故事也將繼續編織
白鴉展翅飛去的途中… 似對斜陽天空有何索求…


6. 薔薇騎士團

第九卷 468頁

阿瓦隆王朝 不列顛尼亞王國 象徵着時代的兩位女傑(Heroine)

被譽爲《地上之月輝》的詩人 露娜·巴拉德
由於艱苦的旅途而罹患眼病 失去了光芒卻仍繼續歌唱
藉由詩歌 點亮聽衆心中那希望之光的女性

被譽爲《至上之薔薇》的女王 羅莎·桂妮·阿瓦隆
是著名暴君女王的侄女 擁有王位第一繼承權的公主
解放了先王在位期間 受暴政所苦之民衆的女性

「由於《掌權者-薔薇-》導致《思想與言論自由-詩歌-》遭到壓迫的時代
總該迎來終結了…也是爲了不屈服於軟弱內心
我繼承了心愛之人的名字…啊…恩狄彌歐
無論何種風暴襲來 我都會繼續歌唱…」

「我希望爲大家找回榮耀 找回愛國心
如此我國不就可以恢復成大家所愛的故鄉了嗎?
冬薔薇已經凋謝 現已迎來了遲到的春天
我在此立誓!要成爲光女神(布麗姬德)所祝福的薔薇!」

不列顛尼亞歷627年
其時…佛蘭德國王 希爾德貝爾特六世
改國號爲神聖佛蘭德帝國 推行帝制
自稱聖希爾德貝爾特六世 即位爲首任皇帝
以《聖戰》爲名 開始侵略不列顛尼亞…

《薔薇騎士團-Knights of the Rose-》

此即…爲長久的苦難時代所累的人們 在嶄新薔薇之下
團結一致的情景 是露娜·巴拉德詩作之一節…

身披自豪的火焰 爲保護祖國而執劍
請讚美胸前佩有至高女王(queen)之薔薇的同胞(朋友)
請讚美我們的《薔薇騎士團-Knights of the Rose-》

啊…願光女神(布麗姬德)的祝福與汝等同在…
祈願的送行歌聲中 勇敢的不列顛尼亞少年們奔赴戰場…


7. 聖戰與死神 第一部「銀色的死神」~驅馳於戰場者~

第九卷 527頁

普魯森境內 奧芬堡…
令人眩暈的腥風血雨撲鼻而來 那位男子不哭反笑…

佛蘭德歷182年 『阿拉貢戰役』
阿爾瓦雷茨將軍率領的 五千佛蘭德軍
翻越比利牛斯山脈 向卡斯蒂利亞發起進攻
在阿拉貢平原 與卡斯蒂利亞軍
一萬兩千北部邊防守備部隊開戰

每一步奮勇向前 腳下都有死亡相隨
鋒銳無比的刃風(風) 擾亂敵兵的戰意(心)

勇猛的士兵及軍馬的嘶鳴 「全軍突擊!跟我衝…」
白銀之甲冑…《比爾加裔將軍-阿爾比爾及-》

終結之時1由諧音亦可譯成“黑之終結”將疾然而至!(Chrono fines venies velocia!)×4

「卻說…阿爾瓦雷茨大人的軍隊又收穫了一場勝利啊…
將兵力數倍於己的敵軍打得丟盔棄甲的一場大勝啊」
「…銀色的死神 該死的《比爾加亡魂-阿爾比爾及-》啊
如今居然有些人不崇拜陛下反而去崇拜那傢伙」

「如今正好有一枚合適的棋子 且尋得良機
請那位礙眼的英雄大人退場便好」
「棋子…啊 在普魯森俘虜的那人嗎?
…上演破滅的歷史舞臺 今晚也能看上一場好戲了…」

「以我等《唯一神-庫洛妮卡-》之名…」

他在爲何人廝殺奮戰… 在已經失去了想要保護的女性與祖國的如今…


8. 聖戰與死神 第二部「聖戰與死神」~英雄離去~

愚者問道…捨棄堅固的王城
之後女王要去往何方…
賢者知道…即便號稱銅牆鐵壁
任何城池也終有陷落之日…

不列顛尼亞歷627年 『坎特伯雷戰役』
珀西弗爾騎士團長所率第四騎士團
爲迎擊從多佛爾登陸的帝國軍第一集團
雙方在坎特伯雷交戰

無論何種強敵都不要懼怕 爲保護祖國而揮出利劍吧
胸前佩有至高女王(queen)之薔薇的同胞(朋友)啊
前進吧 我們是《薔薇騎士團-Knights of the Rose-》

視死如歸的薔薇騎士們緊隨而去…
一道雷光驅馳於血紅戰場 那是珀西弗爾的雷槍(spear)
前進吧 我們就是《薔薇騎士團-Knights of the Rose-》

終結之時!啊…終結之時!(Chrono fines! Ah…Chrono fines!)
啊…終結之時將疾然而至!(Ah…Chronos fines venies velocia! )×2

帝國曆元年 『格拉斯米爾戰役』
阿爾瓦雷茨將軍率領的帝國軍第三集團
從邊境之地懷特海文登陸
如疾風一般 策馬突襲敵陣後方…

忘掉你的敵人也有親眷 也有爲其祈禱之人吧
把邪教的使徒斬盡殺絕 不準轉過頭去這可是《聖戰》啊

火光燭天的山村 慘遭屠殺的人們
步履緩慢的女孩 策馬追來的男子
開弓滿弦 鎖定獵物
火矢射出 擦過女孩纖細的身軀

摔倒的女孩 突然衝出的男子
(…夏洛特!)
把向女孩斬下的白刃撥開

不再動彈的女孩 對峙的兩名男子
此側…是白馬將軍阿爾瓦雷茨
彼側…是黑馬將軍蓋芬保爾

「你要對手無寸鐵的人幹什麼…」
「小姑娘也是邪教的使徒
沒有必要予以同情…」
「不要誤入歧途 快醒悟吧…」
「你纔沒資格這樣說我…
僞善者…英雄瘋子…劊子手《比爾加死神-阿爾比爾及-》」

「父親死在了奧芬堡…
大哥…和弟弟…戰友也是…大家都…」

「站住…你這傢伙是要背叛帝國嗎…
不過這樣也好…《比爾加死神-阿爾比爾及-》啊
不要忘了殺你之人的名字
這人名叫《比爾加死神的死神-蓋芬保爾-》!」

謬誤無數次輪迴反覆 應向歷史學習什麼…
經歷了剝奪與被剝奪 才察覺黑暗的存在…

終結之時!啊…終結之時!(Chrono fines! Ah…Chrono fines!)
啊…終結之時將疾然而至!(Ah…Chronos fines venies velocia! )×2

如疾風般穿過狹窄山路的白馬
馬上是身披白銀甲冑的男子
懷抱受傷的女孩向南方疾馳而去…

「蓋芬保爾…那仿若詛咒整個世界的眼神…
那人就是我 是我的過去啊…
…洛特…啊…夏洛特…我該去與什麼戰鬥呢…」


9. 聖戰與死神 第三部「薔薇與死神」~歷史的編織者~

「我這是在哪裏啊 我記得自己
被人追着 被箭射中 然後摔倒了呀…」

「你醒過來真是太好了 沒大礙吧?
我名叫阿爾瓦雷茨
是進攻你們村子的軍隊指揮官…
只不過…現在算是被驅逐了…
雖然這麼說…也只是藉口…你恨我嗎?」

「嗯…說不恨…那是假話…
不過你救了我 我願意相信你…」

「我是個比爾及人啊 我是爲了報亡國之仇
寄身於前佛蘭德國的《異邦人-阿爾比爾及-》
你懂我的意思嗎…小姐?
我這雙手已經骯髒得沒法洗淨了…」

「最初是一怒之下滅了普魯森
然後爲了保證自己在異國的地位又把倫巴多
再接着爲了滿足自己的願望
把卡斯蒂利亞滅亡了…」

「即使現在 只要一閉眼
那些景色仍會鮮活地出現在我腦海中
那時我有一個無論如何也想收復的地方
我與當時的希爾德貝爾特六世陛下立下約定…」

「再征服一個國家…
比如以征服不列顛尼亞爲條件
就能讓比爾加獲得獨立自治權…
我出賣他人的國家
是爲了買回自己的國家…」

「我就是個這樣的蠢人…」

「那…既然是這樣的蠢人…
我在這裏殺掉也沒有關係吧?」
「啊…你想動手就來吧…
畢竟我已經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

「傻瓜!這樣什麼都解決不了啊
你自己可能就這樣滿足了
但說不定還會有想爲你報仇的人出現
如此邏輯循環下去 悲劇就會不斷重演呀…」

「歷史是不能改變的 正因如此才顯珍貴
所以我們纔要去開創新的歷史
所謂蠢人…指的不是犯錯的人
而是那些知錯而不改的人呀…」

「…喏…對不對?」
「小姐…你真是堅強…」
「嗯…是啊…我必須堅強
因爲我肩負着這個國家的未來啊…」
「這個國家的未來?
的確聽說過不列顛尼亞的女王是位年輕的小姐
難道…你就是…」

「羅莎·桂妮·阿瓦隆
對…我就是這個國家(不列顛尼亞)的女王…
請原諒我有所隱瞞…但我希望你理解…
阿爾瓦雷茨將軍…我相信你…」
「請您恕罪…全然不知您是女王陛下 諸多失禮之處…」
「拜託!不要這麼拘禮 我不喜歡那樣
叫我羅莎就可以了…」

「說起來你就是那個著名的《比爾加死神-阿爾比爾及-》啊…
…和想象中的樣子完全不一樣呢
本來還以爲是個像熊那樣的大塊頭來着…」

「…不過《比爾加死神-阿爾比爾及-》這個外號還是改掉吧
因爲不是我國通用的說法呢 用不列顛尼亞的話來說…
對了 就《比爾加的壞孩子-阿比爾及-》吧
這樣就好多了 喏…就改成這個吧…」

「怎麼?從剛纔開始就這樣盯着女士(人家)的臉…」
「啊…當初救下你的時候
還覺得你和某位女性很像…」
「當初還覺得?」
「…現在看來 還真是一點都不像…」
「什麼啦?!」

一陣潔白的風吹過溫德米爾湖畔…
前往崔斯坦騎士團長率領的第六騎士團鎮衛之地
蘭卡斯特…


10. 聖戰與死神 第四部「黑色的死神」~英雄歸鄉~

阿爾瓦雷茨逃亡的消息 不僅給帝國
給高廬全境都帶來了強烈衝擊…

時代尋求英雄 反攻的狼煙由此點燃
前卡斯蒂利亞之地 對帝國發起了獨立戰爭
前倫巴多 前普魯森之地也繼而跟從
帝國內部逐漸高漲的厭戰情緒也終於爆發

爲投奔阿爾瓦雷茨 逃亡的軍民紛至沓來
帝國被拖入了白熱化的四面交戰
領土逐漸丟失 國力趨於疲敝…
繼而…戰局的轉變 給時代提出一個決定…

那即是…皇帝 聖希爾德貝爾特六世
寫給不列顛尼亞女王的一封親筆信…

帝國曆四年「凡爾森停戰協定會談」
位於帝國境內伊夫林的 凡爾森宮殿
行進在大理石迴廊中的薔薇女王
珀西弗爾侍立於左 阿爾瓦雷茨侍立於右
廊柱的陰影中藏着不速之客…

黑之教團派出的刺客…
從死角射出了時(黑)之兇彈…
啊…歷史不容篡改…

凍結的時光之中
轟然倒地的阿爾瓦雷茨
珀西弗爾的雷槍一閃
頹然倒地的蓋芬保爾

這就是…歷史流向改變的瞬間嗎?
或者從最開始 一切就已經確定了呢?

「…先我而去了嗎…蓋芬保爾…
人類啊真是…悲哀的生物啊…」

將他引誘的死之黑暗 就在那黑暗中…

「啊…鮮紅…多麼鮮紅的夕陽啊…
夏洛特…我一定…一定會回去…」

不列顛尼亞歷630年 英雄阿爾比爾·阿爾瓦雷茨
在凡爾森宮殿 倒在暗殺者的兇彈之下…而他的墓誌銘…
是露娜·巴拉德爲其所作之詩的一節…

諸多殺戮 諸多拯救 諸多苦惱 諸多偉績
《比爾加同胞-阿比爾及-》長眠於此…

將高廬全境捲入其中 尚未停歇的大戰
至其終結…還需要付出更多的血與淚 以及五年的歲月…

夕陽染紅的山丘 並排依偎的兩座墓碑
白鴉凜然振翅 向着無盡天空飛去…


11. 書之低語

我是《書之意志的總體-庫洛妮卡-》
是被你們稱作《黑之預言書》之物的原典
我這有一個無聊的老故事 講給你聽聽吧…

我們是書中命定 必受祝福之人…(???)
他們是書中命定 必受定罪之人…(???)2此處各個流傳的版本均與發音無法擬合,目前暫時留空。

曾經某處有一位男子
他受囚於必將毀滅之命運
重重苦難之後…他找到了一條逃離命運的道路…

但是…他從那個命運中逃脫 是另一個命運所定之事
即便又想逃離另一個命運 也會再受囚於另外的命運
到頭來這一架構無限延伸 總是會將他輕易囚禁
你理解書的真理嗎? 黑之歷史不容篡改…

你相信永恆嗎? …我根本不在乎
這問題毫無價值 因爲書之歷史全知全能
數次誕生毀滅輪迴的世界 皆爲前定和諧

你理解了書的真理嗎? 黑之歷史不容篡改…

到頭來他也未能逃出命運掌心
…然而無需表現憐憫
因爲無論你我都無法從中逃脫…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12. 藍與白的分界線

第十六卷 602頁…

我喜歡大海的味道
舒服的鹹風撫過面頰
我喜歡這裏的景色
大海與天空是同樣湛藍…

那些幸福的日子 如今依然記憶如新
我總是騎在爸爸肩上
感到爸爸的後背 是那麼寬大…

少女非常喜歡爸爸
爸爸是勇敢的海員
總是很溫柔 一直在笑
給我講海另一邊的事情
少女的小小地圖
總是充滿着這樣的故事…

我都記得哦 爸爸的故事
想要看一看白鯨
想要去雙子島
想在海風推動下前往任何地方…

大人們都不理解
小小的身體裏
有着大大的夢想
我啊 以後一定要當海員…

我都記得哦 爸爸的故事
想要看唱歌的海鳥
想要去珊瑚的樹海
想在海風推動下前往任何地方…

這樣的大晴天 去放紙飛機吧
讓它飛去湛藍水平線的彼岸…

能被染上任何色彩的《白》 就是明天的我
《分界線》其實並不存在
就這樣完全溶入《湛藍》中
直至一切 一切可及之處…

那紙飛機乘着海風飛向遠方
飛向一切 一切可及之處…


13. 沉海的歌姬

第十二卷 741頁…

兩位歌姬 誰將沉沒…

世稱紅之歌姬 斐倫薩領主 斐倫薩公爵家的千金
羅蓓莉婭·瑪利亞·德拉·斐倫薩的回合(turn)

棋子在棋盤上前進一步…
《聖都斐倫薩及南都那波爾塔→紅之歌姬的後援都市-Firenza Naporta→ Patrono de Roberia-》
歌唱吧!紅之歌姬(羅蓓莉婭) 目標舞臺是
優雅而華美的(elegante e sfarzono)靚麗王都羅馬納

世稱藍之歌姬 米拉納領主 維斯孔緹公爵家的千金
茱麗葉塔·西蒙·德·維斯孔緹的回合(turn)

換我來換我來前進一步…
《北都米拉納及水都威尼拉→ 藍之歌姬的後援都市-Milana Venera→ Patrono de Giulietta-》
歌唱吧!藍之歌姬(茱麗葉塔) 目標舞臺是
優雅而華美的(elegante e sfarzono)夢幻王都羅馬納

{熾烈燃燒的熱情歌聲 華美的容姿(figura) 我纔是《第一歌姬-王妃(regina)-》}
{汩汩涌出的純潔歌聲 沉穩的微笑(ride di gusto) 我纔是《第一歌姬-王妃(regina)-》}
將諸侯捲入爭奪 宮廷中黑影蠢動 權謀的污黑猛獸(bestia) 紛爭之宴(festa)在繼續…

鄉下貴族之女(茱麗葉塔)想要她配不上的 至尊寶冠(tiara)
出賣色相的大齡女(羅蓓莉婭)想要她配不上的 至尊寶冠(tiara)

而最適合戴它之人唯有紅之歌姬(羅蓓莉婭)…
而最適合戴它之人唯有藍之歌姬(茱麗葉塔)…

…「王妃陛下萬歲!-Evviva la regina!-」

時值…意大尼歷312年
國王蒙特費爾特拉諾四世突然駕崩
年輕王太子亞歷山德羅
繼位爲亞歷山德羅一世
發佈將迎娶意大尼《第一歌姬》爲王妃的敕令
胸懷野心的地方領主/門閥貴族
擁立各自的歌姬 向王都進發…

(「看吧羅蓓莉婭…
現在那波爾塔也已經落入你手了
之後只要再幹掉維斯孔緹家的小姑娘
你就是名正言順的王妃陛下了」
「我怎麼可能輸給那種鄉下女孩啦」
「話雖如此…消除一切後顧之憂豈不善哉」)

【背景拉丁語內容不明】

迅速出擊的野獸(bestia)…
爲牟取暴利連女兒也出賣
賣價是能夠想象的最高價
兇狠殘暴的野獸(bestia)…
出賣敵人 出賣朋友
他人之女只能以低價售賣
嘶吼咆哮的野獸(bestia)…
將德·維斯孔緹一門
指爲謀劃弒君之逆賊處死
殺戮無休的野獸(bestia)…
將德·維斯孔緹家千金
判爲企圖逃亡之國賊

(「哎呀 父親大人真是…」
「下賤的歌姬和卑微的妓女沒什麼區別
何況是逆賊之女 比妓女還要可恥
我心愛的羅蓓莉婭…第一歌姬就是你啦」
「那就有勞您費心啦 父親大人」)

「不斷欺騙…不斷殺戮…
卻永遠不得滿足…
這一切都只是遊戲(棋局)…
餘隻爲…
向誕下餘之世界發起復仇…!」

(「茱麗葉塔 你纔是第一歌姬
是我們家族的希望啊
然而我力所不及 害苦了你
但至少 一定要讓你逃出去…」)

逃亡的女孩 追逐的猛獸(bestia)
紅線操縱的 牽線人偶(marionetta)
輪迴上演的 歌劇(lirica) 悲劇(tragedia)
紅線操縱的 牽線人偶(marionetta)

齜露獠牙的猛獸(bestia) 逼至無路的斷崖
被剝奪了歌聲的歌姬 她的世界也一同被奪去…

「羅蓓莉婭王妃陛下萬歲!-Evviva Roberia!-」
「父親!」

蔚藍的天空 碧藍的大海 駐足於此的白鴉 沉海而逝的歌姬

歌姬茱麗葉塔死後…羅蓓莉婭王妃在位僅三年
在寵妃貝阿朵莉切 宰相加萊亞佐等人共謀之下 沉入歷史的黑暗中…

汝要銘記切勿驕橫 我等
不過是徜徉於歷史之海的一葉輕舟
盛者必衰 無人能免於沉沒…


14. 海之魔女

我是個傻瓜…沉入海底才明白過來…我啊
不過是…想要唱歌而已
不過是…想要人聽我唱這首歌而已
不過是…這點心願而已

湛藍的波濤濁淚 照耀夜空的…月光清冷
巨大的巖灘黑影 露天舞臺(terrace)上…夜色清冷
請傾聽…不…請不要聽 詛咒天空的歌聲
憎恨之歌…不…是遺憾之歌 穿越海洋的歌聲

開心時縱情歡笑 悲傷時潸然落淚便好
然而如今的我 連這些也不可去做
我已經不再是人 如今已變作
只知歌唱的兇惡怪物…

是否生存即是罪孽…是否希望即是罪孽…
歷史啊…在你懷中的她們 恐將如此言語
「我不需要你的愛…我不會將這種東西稱爲愛」…

引導風暴的哀傷歌聲 似要遮擋白鴉前進之途…


15. 碧眼之海盜

第十七卷 84頁…

「不好啦大姐頭 前方突然風浪大作啦!」
「啊~啊那是塞壬女妖呀大姐頭~!!」

「塞壬而已怕什麼怕 真不中用
她若是海之魔女 我就是海之美女!」
「可別小看這“秀麗之姿宛如《美之女神-維納斯-》”的
《海之女神-拉提莎-大人》哦…」

「不應該是“迅猛之姿宛如《戰爭女神-帕拉斯雅典娜-》”纔對嘛…」
「季默 說什麼呢你?」
「噫~!!!」
「弟兄們走起 沒什麼好怕的!」
「好嘞 咱就出發啦!」

【內容不明】

…隨波漂盪的破碎木板
載着年輕女孩要去往何方…

「喲…你醒了啊?」
「這裏是哪裏?…妳是?」
「這裏是《地中海-mediterraneo-》 這首船是《絕世美女=海之女神號-維納斯·拉提莎-》
咱是這艘船的船長拉提莎」

「那個粗壯的傢伙是亞斯羅…滿身肌肉的傻瓜」
「你好 小姐」
「這個鬼鬼祟祟的鬍鬚佬是季默…普通的傻瓜」
「呀吼!」
「船上還有一大羣其他傻瓜…那麼 你是?」

「謝謝妳救了我 我叫阿涅絲
被海之魔女(塞壬)召喚的風暴捲了進去…
啊…大家現在都已經沉到黑暗的海底了…」

「哎呀…海上的女子可不該哭哦…」

「…哎我說 妳這項鍊是怎麼回事?」

「哇…你這孩子恢復得真快啊…
這是以前…救了一個快淹死的大叔後他送給我的
說是什麼比性命還重要的東西…」

「那是我爸爸啊 不會錯的!
他還活着!活着對吧?
我的爸爸 他—還—活—着—呢—!!」

「哇…你不也活下來了…
你爸也活下來了…
你的朋友們中
肯定也有一些人還活着嘛」

「快開船吧 現在馬上開船 開船 請開船吧
請—馬—上—開—船—吧—!!!」

「好嘞~!!!!!」

海盜船乘風破浪駛向遠方
白鴉宛如爲其引路一般翱翔天際
那份白色 似要完全溶入湛藍之中…
直至一切…一切目力可及之處…


16. 雷神的左臂

第一卷 816頁

如此風暴之夜 傷痕激烈疼痛
彷彿右臂被生生撕碎 不應存在的疼痛
並未告知他人 男子獨自煩惱
該用這殘存的左臂做些什麼…

不祥預兆的 黑影日漸濃郁
無疑 那一刻正逐漸逼近
與那天相同的風暴之夜 男子悄然啓程
已經下定決心 畢竟左臂還在…

男子拼死抵住門扉
門扉另一面是黑暗 邪惡的力量妄圖從中涌出
而他用左臂拼死頂住
已經不行了…右臂…只要右臂還在…

男子即將放棄之際
意識模糊之中 感受到溫暖的光芒
右手正高舉雷槍 風暴之中千萬人在祈禱…

那時的孩子們 都已經長大成人
雷神失去了右臂 世界得到了重生
左手培育了右手播下的種子
隨後美麗的花朵綻放 千萬朵花兒綻放…

他擁有勇敢的左臂 以及千萬條右臂
決不會被擊敗 如此信念將歷史編織…

…繼而時光流逝…

「吶 爺爺 爲什麼
雷神大人 沒有右手呢?好可憐哦…」

街角處有孩子問道…

牽起孩子的小手 老人微笑作答

「雷神大人的右手 現在也還在這呢…
看哪 這右邊的口袋裏也有…」


17. 雷神的系譜

第四卷 27頁

拯救世界的獨臂英雄逝去以後
人們於封印邪神之地建起城鎮
自身承擔結界之使命
是爲永久和平的基石…

光榮的右臂上刻着雷之紋章(證據)
這些人名爲 雷神子民
代代相傳的謎 紋章的祕密
少年描繪的軌跡 雷神的系譜

越是弱者才越會拉幫結夥
搜尋替罪的羔羊
不知愛爲何物的我的童年
那痛苦宛若灼熱之石

獨自緊閉嘴脣
抱着膝蓋忍受
驟雨只需躲避總會過去
風暴亦然

但這暗淡無光的紋章(印記)
究竟有何強大之處?
少女向我伸出的小手
看起來卻是那般寬大…

於默默無言的歷史掌中
相逢的少年與少女的故事
十年歲月宛如雷光一閃
流轉後便覺那只是剎那
如今…黑之歷史即將再次出動…

仰望遙遠天空 內心焦灼難安
浮現出她那 可愛的笑顏
即便明白 這妄想不切實際…

美麗的你爲何 是族長之女
必須與部族內最強之人
結下姻緣 此乃鐵定的族規

啊…我這沒有雷(力量)的手臂 可真無法將你守護?
若論心意我決不輸給旁人
然而咆哮而出的言語 空虛地消散在風中…

時期將至 族長之女十六歲婚期已至
生辰之日臨近 族中勇者們競相自薦爲婿
時期將至 邪惡的波動徹底將城鎮包圍
烏雲籠罩天空 似在宣告「第三次風暴」的降臨…

「婆婆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婆婆大人…」
「啊…雷神大人…」
「…乖,別出聲…」

「噢 這是何等場景 看那裹着黑色法衣(robe)的身影
那是預言書之使徒 絕不能讓那些傢伙進入封印重地
他們企圖解開邪神的封印
現在雷神大人的血脈已經稀薄 我們的力量僅是微弱雷光
啊 可怕呀 撼動天地的強大力量 來了呀…啊 它來了呀…」

震裂大地的咆哮 撕開天空的爪牙 烈焰般熾熱的六對羽翼
充滿黑暗的瞳眸僅是一瞥 勇猛的戰士們就已接連倒下…

啊…人類在神的面前 竟是如此無力…
幾乎所有人都沉浸在深深絕望之中的瞬間
一道無比耀眼的閃光貫穿了沒有雷(力量)的青年之身…

「覺醒吧…擁有勇敢右臂之人…
雷(力量)的直系繼承人…
曾經我封印邪神(此物)之時 放出雷槍而損失右臂…
現在如果釋放雷光(力量) 不僅右臂 或許全身也將化作齏粉…
汝可有此覺悟?
…那就覺醒吧 《雷神之右臂》啊!」

「獨自一人 無法承受的雷光(力量)
兩人攜手就一定可以 我相信!」

貫穿烏雲的雷光 那一日相會的少年少女
如今…兩個紋章(印記)重合爲一 編織燦爛的未來(時光)…

「…奶…吶…奶奶…奶奶快講呀」
「怎麼樣了?在那以後怎麼樣了呢?」
「喔…是這樣啊 抱歉吶」
「在那之後 雷神大人就把邪神給幹掉了吧?對吧?」
「呀 後來怎麼着了呢…
因爲是個老故事 所以後面已經忘掉了呢…」
「誒~……奶奶你太狡猾啦」

…如此面露微笑娓娓道來的祖母 有着無比慈祥的眼神
…那時之事直至如今也印象深刻
…我相信 雷神的系譜還沒有斷絕…

傳承之物…失傳之物…
穿透烏雲之光灑上羽翼…白鴉振翅而去…


18. 書之魔獸

第24卷 1023頁

行將崩毀的世界盡頭 圖謀反叛何人
丟棄閃耀寶石的愚昧 彼處一片泥濘
行將崩毀的世界之中 何人尋求脫身
至如今互助已然無用 彼處已化深淵

我們知曉世界…我們知曉歷史…
我們知曉未來…實則一無所知…
我們求知世界…我們求知歷史…
我們求知未來…從今開始尋覓…

我們是書中命定 必受祝福之人…(???)
他們是書中命定 必受定罪之人…(???)

銘刻於書中的終結魔獸(bestia) 順應黑色秩序
奔走於歷史長河中的審判計劃(sistema) 直指最後一頁(page)…

美麗亦然 醜陋亦然…
賢明亦然 愚鈍亦然…
若爲這片黑暗所屠戮 存在與虛構皆亦然…
吞噬了諸多記憶 諸多歷史 那魔獸仍未停歇…

自天空飛舞而降的白色羽翼 不畏消亡衝向黑暗 那時的我們…

黑之教團 地下大聖堂…

「歡迎回來《我可愛的女兒們》…雖然想如此開口
但你們看上去並不打算迴歸組織啊…」

「非常遺憾 時機已晚 如今書之魔獸無人可阻…
直至終結的洪水屠戮這舊世界 將所有歷史吞噬…」

「養父(諾亞)…你這個混賬…」

「…每當看到你的眼睛 總會讓我想起那不堪的往事…
《反叛的父親-盧基烏斯-》 《逃亡的母親-伊莉雅-》…果真是一脈相傳啊…」

「《黑之事奉者-露琪亞-》啊…你真讓我傷心…
我曾以爲…你一定能夠理解書之真理…
也罷…如果你非要以爲歷史是可以改變的話…
那就來試試看吧…」

「你聽見了嗎? 將我們引向新世界的那聲音…」


19. 你將誕生的世界

這是黑色封底上 以黑色文字記述的故事

今天多告訴你一些吧…
有關你將誕生的這個世界…

在這世界上 永不會有終結
心懷不變的信念 遍歷衆多時代
奮戰至此 並且從今往後
亦將戰鬥下去的 我們的歷史…

詩人已逝仍在吟唱
以那嶄新詩篇擁抱世界
滄海 大地 長空 夕陽之丘
這些都將…構成你的世界

詩人的詩 歌姬的歌
薔薇紋章 雷之紋章
朱石項鍊 碧石項鍊
代代傳頌不絕 永無終結的故事
歷史在時光流逝中尋求着下一道地平線…

黑色會裁決一切…將萬物付諸流水嗎?
天空會擁抱…擁抱這個世界嗎?

無論美麗之物…醜陋之物…
無論賢明之物…愚鈍之物…
無論強大之物…弱小之物…
無論變遷之物…恆定之物…

今天多告訴你一些吧…
有關你將誕生的這個世界…

你會原諒一切…深愛一切嗎?
你會期待…期待這個世界嗎?

來 快些出發吧…無需害怕
因爲我愛着這個世界…我更愛着你…

這是即將出生的你…和我的約定…
這一次我一定…我一定會保護你…

歷史在時光流逝中尋求着下一道地平線…

我們是書中命定 必受祝福之人…(???)
他們是書中命定 必受定罪之人…(???)

最終 她也未能從命運中逃離
…然而無需憐憫

因爲無論你我 皆無從逃離…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20.《起始》的編年史

某張遺漏的書頁

引導歷史的白鴉 與吞噬歷史的黑之魔獸
模擬書中記述進行互動遊戲
一直都是你在扮演白鴉 我扮演魔獸……

穿越漫長的黑暗 新時代即將到來
塵封已久的故事 甦醒過來吧

爲何你在哭泣 因生存於世感到悲傷?
若在那時 更只需高聲歡笑便好

請綻放燦爛笑顏(花朵) 將世界溫柔擁抱吧
滑落的淚水 將化爲彩虹

所有傷害你的事物 我都不會饒恕
我會爲保護你而戰鬥 只願你至最後信任不改…

「別露出一副悲傷的表情啊
我說…還記得我們的初次見面嗎?
那天 你顫抖着小小的翅膀哭泣不止
然而…如今你的翅膀 是如此寬廣有力 美麗無比」

「一直都是你在扮演白鴉 我扮演魔獸。
其實 我偶爾也想扮演一下白鴉的角色
但現實並非如此 我並非鳥兒也並非魔獸
我覺得 現在我已經找到了自己真正的角色……。」

面對嘲諷我等弱小的 殘酷歷史風潮
展開雙翼正面迎擊

若你是那白鳥 我便化爲遼闊長空
天高海闊隨心翱翔 我會相信你至最後一刻…

「我不希望你愛上我
因爲很快 我將會從你的世界中消失
忘記我 繼續活下去吧
你要爲了愛上即將擁有的事物而活
活下去 不論發生什麼都要活下去」

「無論遇到什麼困難 也一定不要放棄
《超越時空復甦的起始之地平線-(Chronicle)-》 這就是你我之間 唯一的約定……」

——悲傷的黑色幻想(fantasy)
這是由此起始的
我們戰鬥的編年史(Chronicle)——


21. 《空白》的編年史

歷史不會迎來終結…
不如說 在這一瞬間也正不斷開始
空白的《永遠-十秒-》…
延伸向你的《地平線-世界-》的《故事-Chron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