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佐渡守通勝、Cariola

【聲明】

  • 本歌詞版權歸Revo及Sound Horizon所有。
  • 歡迎以鏈接形式分享至社交網站,但必須註明完整貢獻者名單、出處及鏈接,並保留此段聲明,謝謝配合。
  • 本歌詞譯文僅供愛好者學習參考,不得用於商業用途。
  • 一切將本頁面譯文、素材應用於盜版的情況,其侵權行徑一概與地平線情報局無關。

PS:包括但不限於製作盜版印刷品,及將內嵌本譯文的音樂、視頻資源發佈到無本作品正版授權的商業性質網站等行為

01. [序章]Sound Horizon
02. [封頁] Black Chronicle
03. [168p]詩人巴拉德的悲劇
04. [324p]阿比爾及的戰鬥
05. [457p]霧凇之君王~冰封之魔女~
06. [602p]藍與白的分界線
07. [816p]雷神的左臂
08. [903p]少女人偶
09. [封底]你將誕生的世界
10. (Extra Track)夏日的陣雨
11. (Extra Track)月夜中墜落之物


[序章]Sound Horizon

Sound Horizon Presents


[封頁] Black Chronicle

『Black Chronicle』
自遠古遺蹟發掘的 黑之書冊
其爲將歷史顛覆的…非也
其爲將歷史全盤肯定的 極惡預言書…

褪色的紙張 黯淡的文字
以古文書寫的目錄
其最後一頁…「審判者來訪」…

──序章「殺戮前夜盛典」──

昨日 已有衆多父親亡故…
今日 已有衆多母親亡故…
明日 衆多孩童或將亡故…

爭奪一塊麪包之人
爭奪一席寶座之人
爭奪一頂王冠之人
爭奪一份光榮之人

「定要趕盡殺絕 將阻礙之人統統清除!」

此即黑暗 無盡的黑暗 歷史之黑暗 有人在嘲笑
爲何我等同胞 要自相殘殺…

銘刻於書中的怪物
遵循黑之秩序 追尋歷史的去向
時光並無絲毫紊亂
如同由指針滑落一般
徑直流向 最後一頁…

──最終章「飄搖於終結之海的方舟」──

速速逃離吧 末日到來啦
宣告死期的鐘聲 終結之洪水
那怪物吞沒了諸多回憶 諸多歷史
卻並未停下腳步…

世界在尋求諾亞…

我等的救世主 自起初便身處方舟之中
嘲笑着這逐漸沉入黑暗的世界
手持黑書 佈下萬千陷阱…

然則我們並未放棄
仍在尋覓 真正的最後一頁…


[168p]詩人巴拉德的悲劇

臨終之詩…

如此美妙的詩歌
由士兵傳給了鎮上的戀人
旋即這首詩 爲人們傳誦
卻不知作者何人
那首無名之詩 頃刻間傳遍大陸…

當時的女王強勢而美麗
在無上的權力前 衆人皆俯首叩拜
爲即將到來的誕辰祭典
一位詩人受命 獻上讚頌女王美貌的詩歌

女王問道…
「在此世間何人最爲美麗?」
…然而 他沒有退讓
「在我的世界中 陛下是第二美麗的…」

「已然凋謝之花的秀美…
那是 名爲追憶的幻影
花兒永不腐朽 永恆綻放的庭園
即使是高貴而美麗的薔薇
若是尚未凋謝 便永遠無法企及…」

這首詩將女王激怒
「汝可是在咒吾凋謝!?」
宰相一個眼色 士兵們將詩人團團圍住…

被譽爲天才的詩人 名爲巴拉德
如今在冰冷的地牢一角 創作着臨終之詩…

處刑之時將至 胸口佩着薔薇紋章的
獄卒偶然聽到 他所寫下的臨終之詩…

最後的鐘聲響畢
死刑被莊嚴執行
臨終的瞬間 他想起的是…
故鄉的天空 風兒的氣息
與現已亡故的她一同生活的日子…

彷如寒冷的秋風引領冬日
獨自旅行的女孩 爲尋覓心上人而流浪
吟唱着這首 似有些令人懷念的詩…


[324p]阿比爾及的戰鬥

「…阿比爾及」時代所尋求的英雄
然而他並不滿足於此
不 反而覺得有所缺憾
似有將重要的某物忘記之感…

「…阿比爾及」理由沒有意義
斬落時終究同樣 劍鋒之上必有惡意
甚至沒有棲身之所
僅能在腥風血雨中驅馳不休的時代…

「…阿比爾及」循環反覆的痛苦
他心中所願 僅僅是回到過去
回到那個青澀懵懂的年代
即便歷史不會有絲毫改變…

—最初的慘劇—

「年輕人不要懼怕
催着發抖的膝蓋前進吧
逼近的敵軍有五千
無論如何都要給我擋在這片森林…」

幼時的回憶 愛哭的少年
將騎士的榮耀 和信念深藏於心
奔赴絕望卷集的戰場…

即使粉身碎骨
也一定要守住…

和母親一起撿拾過樹果的森林…
和父親一起釣過魚的河川…
和你立下誓約的山丘…

幼時的回憶 夏日的少年
右手所執利劍 綻放黯淡的光芒
走向死神招手相迎的戰場…

即使粉身碎骨
也一定要守住…

他不會逃避 命運選擇了何人…
他不會逃避 歷史編織了何物…


[457p]霧凇之君王~冰封之魔女~

懷抱男孩的女子 在雪原中行進
僵滯的手腳 凍透的軀體
她卻毫無退意 決然前行
只因身爲母親…

世間醜惡 迫害之歷史輾轉循環
總要將一切責任 全盤推給他人
黑暗時代的犧牲者 災難的承受者
即是名爲活祭的救世主…

好似後有追兵 她慌忙穿過霧凇之林
抵達之地爲 冰封之城
女子的體力 已經超越極限…

「至少要讓這孩子活下去…」

遭人嫌惡的 魔女之力
她用盡最後的力量
將生命的燈火傳給孩子…

狂風暴雪中 雙雙佇立的身姿
已然凍僵的女子之冰骸 和不爲冰霜所傷的少年
母親付出性命 使他成爲了
冰封的霧凇之王…

「要…活下去…」

那是 名爲愛的魔咒
這份深情將他束縛至今
朦朧記憶中 面帶溫柔微笑之人
雖想觸碰那份溫暖 今日仍是孤身一人…

所謂生存 也許並無特殊意義
雖知一切 皆爲消逝而去的命運
步向終結之人仍會渴望永恆…

他今日仍是孤身一人…


[602p]藍與白的分界線

我喜歡大海的味道
舒服的鹹風撫過面頰
我喜歡這裏的景色
大海與天空是同樣湛藍…

那些幸福的日子 如今依然記憶如新
我總是騎在爸爸肩上
感到爸爸的後背 是那麼寬大…

少女非常喜歡爸爸
爸爸是勇敢的海員
總是很溫柔 一直在笑
給我講海另一邊的事情
少女的小小地圖
總是充滿着這樣的故事…

我都記得哦 爸爸的故事
想要看一看白鯨
想要去雙子島
想在海風推動下前往任何地方…

大人們都不理解
小小的身體裏
有着大大的夢想
我啊 以後一定要當海員…

我都記得哦 爸爸的故事
想要看唱歌的海鳥
想要去珊瑚的樹海
想在海風推動下前往任何地方…

這樣的大晴天 去放紙飛機吧
讓它飛去湛藍水平線的彼岸…

能被染上任何色彩的白 就是明天的我
分界線其實並不存在
就這樣完全溶入湛藍中
直至一切 一切可及之處…

那紙飛機乘着海風飛向遠方
飛向一切 一切可及之處…


[816p]雷神的左臂

如此風暴之夜 傷痕激烈疼痛
彷彿右臂被生生撕碎 不應存在的疼痛
並未告知他人 男子獨自煩惱
該用這殘存的左臂做些什麼…

不祥預兆的 黑影日漸濃郁
無疑 那一刻正逐漸逼近
與那天相同的風暴之夜 男子悄然啓程
已經下定決心 畢竟左臂還在…

男子拼死抵住門扉
門扉另一面是黑暗 邪惡的力量妄圖從中涌出
而他用左臂拼死頂住
已經不行了…右臂…只要右臂還在…

男子即將放棄之際
意識模糊之中 感受到溫暖的光芒
右手正高舉雷槍 風暴之中千萬人在祈禱…

那時的孩子們 都已經長大成人
雷神失去了右臂 世界得到了重生
左手培育了右手播下的種子
隨後美麗的花朵綻放 千萬朵花兒綻放…

他擁有勇敢的左臂 以及千萬條右臂
決不會被擊敗 如此信念將歷史編織…

…繼而時光流逝…

「吶 爺爺 爲什麼
雷神大人 沒有右手呢?好可憐哦…」

街角處有孩子問道…

牽起孩子的小手 老人微笑作答

「雷神大人的右手 現在也還在這呢…
看哪 這右邊的口袋裏也有…」


[903p]少女人偶

天空在哭泣…

薄暮 村口 山林間
寬敞的屋舍 空無一物的房間
一位少女獨坐其中
在椅子上 對人偶喃喃自語…

「這個人偶就是我啊…」

…雖然並未得到迴應
少女卻透過玻璃眼球 凝視着黑暗…

鏡子令人生厭 因爲無法映照真實
這樣的世界 不如毀掉好了…

對媽媽們而言 我只不過是牟利的工具
根本是…沒用的東西…
根本就不想要…這預知未來的能力…

現在的媽媽 不知已是第幾任
即使如此 我仍在向她索求…
親情…還有愛意…

「媽媽愛我吧 媽媽愛我吧…
媽媽愛我吧 媽媽」

由始而終 終而復始
操縱者與觀衆更迭不絕的舞臺
我飾演通曉未來的少女
在時間凝滯的屋中 重複着獨角戲…

黑暗 陰沉的黑暗 黑暗即是終結
無盡延伸的黑暗 何處是世界盡頭
無論走向何方 前路皆是黑暗…

未來啊 黑之秩序啊 終結之洪水啊
啊 諾亞 滿篇謊言的編年史啊
請快結束這世間一切…

「媽媽愛我吧 媽媽愛我吧…
媽媽愛我吧 媽媽」

天空在哭泣…
代替不會流淚的人偶…


[封底]你將誕生的世界

漫漫長夜終結 世界將再次取回光芒
我們有些 無比重要的事情
要告知明天誕生的你…

「今天多告訴你一些吧
有關你將誕生的這個世界…」

歷史循環反覆 這點務必銘記
歷史循環反覆 這點請務必銘記…

「你會看到這一切…
無論是美麗之物 還是醜陋之物…」

我們沒有放棄…
而且 我們終於找到了
在黑色封底上 用黑色墨水寫就的
最後也是最初的故事…

「你會得到這一切…
無論是熱愛之物 還是憎恨之物…」

翻開黑之編年史 萬千物語將歷史裝點
比如說…

明知將迎來終結 也不曾放棄的我們的故事…

至死不渝 歌頌真摯情感的詩人的故事…

爲了必須守衛的事物 不惜性命的戰士的故事…

母親以性命交換 成爲霧凇之王的少年的故事…

憧憬碧藍大海 純潔無瑕的少女的故事…

用殘存的左臂 再次拯救世界的英雄的故事…

將記憶封存於人偶中 洞察未來的少女的故事…

…以及
在大海母親懷抱中 傾聽這幅詩篇的你們的故事…

「你會活下去…
無論是喜悅之時 還是苦澀之時…」

寬容這一切 接納這一切
新世界的孩子們 將於明天誕生的你
請收下我們的留言

「轉眼間你們的世界也會迎來終結…
即便如此…也請不要放棄…我們愛你…」

反覆傳唱的記憶 物語延伸往下一道地平線…


(Extra Track)夏日的陣雨

我正在沉睡…

不 雖說已經甦醒
卻並無藉以飛翔的雙翼
唯能在夢中憧憬天空…

我緊閉雙目…

不 雖在睜眼四顧
卻看不見世間萬物
唯能聽見母親的聲音…

照亮時光的燈火如此短暫
雖知炎炎烈日頃刻間
就會將我身軀燃盡
我依舊憧憬着天空…

雖知炎炎烈日頃刻間
就會將我身軀燃盡
我依舊憧憬着天空…

照亮時光的燈火如此短暫
生存的意義即是身處牢籠
夢想着死前的瞬間…

在昏暗大地啜泣數載
於蒼茫天空嘶鳴剎那
他仍舊頑強求生…

這背後的雙翼絕非裝飾
接下來輪到我了…

夏日的陣雨 詠唱着蟬之夢…


(Extra Track)月夜中墜落之物

紅翼之少女
刺痛心扉之矢即是「約定」
這思念讓世界癲狂
曾經不可踐行的
這一心願
啊正逐漸墜落…

體弱多病的妹妹
總是憑窗遠眺
鮮花綻放時欣喜
在其凋零時悲痛
雖比任何人 都能在尋常景色中
發現閃光之處…

什麼都沒能做到
我什麼都沒能做到
「我會保護你」的約定
已成爲一言空談…

她的到來是一個月後
湛藍月光照耀的夜晚
應是尚未入睡的我
卻在窗外看到了夢境
少女並未消逝遠去
而是一直身在此處…

「我最喜歡哥哥了
哥哥說會一直和我在一起
哥哥說會保護我的
哥哥是這麼說的吧…」

那話語猶如尖刺
將我心臟洞穿
啊這孩子
帶着何等悲傷的眼神啊
讓這孩子受苦的人
就是我啊…

「我最喜歡哥哥了…」

紅翼之少女
束縛其身之物即是「約定」
這思念讓世界扭曲
彼時不應傾聽的
這首詩歌
啊正逐漸墜落…

湛藍夜色下 一對流星劃過
而「約定」 被靜靜揮落
悄然之間
月夜中 墜落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