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本宮 2014/02/14 更新

譯者:佐渡守通勝   轉載時請標明出處

↓↓ 你啊,快給我幹活去(下略)!?  只有王本宮才能看到以前的革命先生連載! ↓↓
↓↓ 不定期秘密1行連載 『桃雫狼?(原作:革命)』 欄外專欄――  ↓↓

⊿ 今天的碎碎念(不定期)
「……郵遞員在想。爲什麽在如此大雪中,還要送這麽多信呢……。(待續)」

日本啊,我正因謠言所苦呢。

ciào☆在下是自己作曲型墨鏡哦。
(*譯註:最近,同樣嗜戴墨鏡的音樂人佐村河內守被曝出替身作曲事件。)
有莫名奇妙的人對我說「我絕對不會再買你的CD了」。
但是我不會因爲這些事而摘下墨鏡的。這也是人生修行的一種。阿彌陀佛。
我之前還想,如果我的CD被要求下架整頓該怎麽辦,結果卻沒事。嗯,雖然本來就是啦(笑

包括TV動畫進擊的巨人OP主題歌在內,以三曲的篇幅描寫驅馳于同一戰場的熱意:
Linked Horizon『向自由進撃』

反季節的?的萬聖節,温柔陪伴著不走運的人生以及某人的悲傷:
Sound Horizon『萬聖節與夜的故事』

――等等,目前好評發售中~。啊~太~好~了~(呆板的腔調
這些CD確確實實是墨鏡(Revo)在作曲的。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最後我想稍微嚴肅地說幾句……
我越發覺得這個世界是如此寂寞了。因爲作品得到的評價,常常源自其本質以外的內容。
藝人是一個非常需要人氣支撐的職業,因而在商業上,附加價值才是被優先考慮的。
我這種級別的藝人,也要每天面對這樣的問題。

銷售方法等各種問題先不說,
作品無法百分之百地將作者的意圖傳達給受衆。
就算是純粹的【內容】,也會由于受衆的個人思想等等,而將其歪曲理解。

所以是沒有【絕對】可言的。
這或許和(*量子力學中)觀測者與基本粒子運動的關係類似吧。

真是愚蠢。可我無法否認。
對于這方面的感覺,其實我在開始這項工作時就已經有所覺悟了。
現在我只能是努力將其傳達吧。就算非常困難也好,只有一點點也好。
至少,也要留下“我不曾放棄將其傳達”的印記。

我沒有像新垣老師(*譯註:新垣隆,即前文替佐村河內守作曲的槍手)那樣進軍現代音樂領域。
從純音樂的角度來說,在作曲方法上,我創作的音樂距離革命性的音樂非常遙遠。
不過,我之所以堅持,是因爲我堅信在這一領域,也仍有可以繼續開拓的邊境線(frontier)。
現代與故事與音樂的結合,會孕育出可能性。

我恐怕是那種如果能創作出最好的音樂,甚至不惜把靈魂出賣給惡魔的人,
所以我沒法擺出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而對他人說三道四。
不過,說到底【最好的音樂】是一個虛無飄渺的說法,一個非常依存于主觀的概念,
是自欺欺人也好不是也好,總之就是所謂空中樓閣吧……。

不過,要朝著最好的目標前進。地球、銀河、不,是全宇宙最好!
我會懷著熱血少年的心努力的!
中二? 不,其實是小學二年級吧? 才不要變成大人什麽的呢!d(ゝc_,▼*)

閑話休提,言歸正傳。接下來是一些我堅決主張的內容↓

【追記】
聖瓦倫丁司祭的忌日就快到了呢。
不知爲何,日本有在這人忌日時吃chocolat(*譯註:法語,巧克力)的奇怪文化。
這種日子就算收到巧克力,也沒什麽好高興的…才怪啦!

但是各位請三思,
不特定複數人群送的食物,事務所有規定,是不能交給藝人的。
不過,就算事務所那邊OK的話,我一個人也是吃不完的。
睡覺之前我會刷牙的。雖然蟲牙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長蟲牙前可能已經得糖尿病了。

因此,請各位將心意通過信的形式發給我吧。
美味的繪畫作品沒問題,照片也沒問題。
重點不在于【物】而在于【心意】呢?

我還沒打算與chocolat行業爲敵,所以我不會拒絕收巧克力的。
這也是一大經濟活動。
不過,我討厭浪費食物的人。因爲我非常堅持這一點,
所以吃不完的禮物我是不收的。所以呢,拍下照片發給我之後,請你代替我把它吃掉吧♪

來信將由FC事務局接收。男性發的也照單全收!

奇怪,本來這裏的内容才應該是追記……↓

【追追記】
三浦純別太在意,高橋選手加油,男子花滑加油,
向帶傷堅持的皇帝獻上喝彩,然後就是,恭喜J小姐!d(ゝc_,▼*)
(*譯註:三浦純因墨鏡扮相也被誤認爲佐村河內守;男子花滑選手高橋大輔在冬奧會上使用了佐村河內守所作的樂曲;皇帝指中途退賽的普魯申科;Joelle在2月13日通過個人博客宣布了懷孕喜訊。)

↑↑ 我尊敬的人是,所有努力工作的人們! 想給革命先生寫信者請使用站內信系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