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佐渡守通勝、Amane
校譯:yamayuri

【聲明】

  • 本歌詞版權歸Revo及Pony Canyon所有。如若喜歡這張作品,請購買正版支持。
  • 譯文中仍有尚未定稿之處,後續仍可能有小幅修改,歡迎關注。
  • 歡迎以文字形式轉載至社交網站,但必須註明完整貢獻者名單、出處及鏈接,并保留此段聲明,謝謝配合。
  • 本歌詞譯文僅供愛好者學習參考,不得用於商業用途。

  • 一切將本頁面譯文、素材應用于盜版的場合,其侵權行徑一概與地平線情報局無關。
    PS:包括但不限於製作盜版印刷品,及將內嵌本譯文的音樂、視頻資源發佈到無本作品正版授權的商業性質網站等行為

     

    【曲目列表】

    M1. よだかの星 / 夜鷹之星
    (Written & Composed by Noël, Arranged by VANISHING STARLIGHT & Revo)
    M2. Mother
    (Written & Composed by Revo, Arranged by VANISHING STARLIGHT & Revo)
    M3. Interview with Noël
    (Written, Composed, Arranged and Produced by Revo)

     

    中文歌詞特設頁http://horizon-ia.net/trans/vanistar.php

     


      

    夜鷹之

     

    為掙脫重重悲傷
    而徑直衝向天際
    帶著掙脫昨日過往的<速度>(speed)而去
    究竟為何放聲歌唱?
    究竟為何奔走至此?
    唯愿留下<燃燒過生命的證明>(閃耀華星)……
     
    夜幕降臨的岸邊…
    獨自在暮色中 凝望繁星…
    無論去往何方… 皆被斥為異端…
    撕裂的唇角… 寒風中隱隱作痛…
     
    不再有憤怒(No more rage)… 不再有悲傷(No more grief)…
    不再有憎恨的理想世界 雖是心中願景…
    卻連此生是否受人期待 卻無任何依據…
    愛我吧(Love me do)… 愛我吧(Love me do)…
    唯有執著呼喊…
     
    為掙脫重重哀傷
    而徑直衝向天際
    帶著揮去斑駁淚水的<速度>(speed)而去
    究竟為何存活於此?
    究竟為何降生於世?
    唯愿尋覓<可燃燒生命的地方>(閃耀華星)……
     
    寒風中凍結的… 是流血的玻璃藝品…
    不如說顫抖在牢籠中的… 是滿口謊言的<自我>(你)之影…
     
    正 因 此
      
    為甩開重重<現實>(哀傷)
    而徑直衝向<理想>(高空)
    帶著拋卻<曾經封閉之自我>(昨日過往)的<最高速>(speed)而去
    究竟為何傾力訴求?
    究竟為何疾馳至此?
    唯愿遺留<燃盡了生命的證明>(閃耀華星)……
     
    愈發急促的白色呼吸… 終將化作璀璨花朵…
    碎裂飛散而直刺胸膛… 即便如此…
     
    在聚眾者煽起的 恶意風傳之下 夜鹰仍一心直衝雲霄
    死亦无所謂 既已生存在世 便燃盡為止!
     
     


     

    Mother

     

    月夜中吟唱的 少年肩頭
    暗巷之蝶 妖嬈停落
    柔媚的聲線 誘惑亦是徒勞
    然則此處 卻故作已然上鉤
     
    抱歉,愚蠢的女士…(Pardon? Fool lady…)
    別看我如此…
    較妳可是年長數旬呢…
     
    那便飲之…(Then… Let’s drink it…)
     
    母親,親愛的母親,我不斷探尋著您。
    (Mother, dear mother, I keep on seeking you.)
    乾渴的咽喉享受著滋潤
     
    啊…母親,我的母親,多想親吻您的纖手。
    (Ah… Mother, my mother, I want to kiss your hand.)
    彷徨在永恒凍結的時光彼岸……
     
    月夜中起舞的 少年聲中
    沉湎之蝶 羽翼斷折
    橫死(殺戮)的藝術(art) 推測亦是徒勞
    單憑間接證據 可無緣真相
     
    抱歉,愚蠢的人們…(Pardon? Fool people…)
    別看我如此…
    較你們可更博學幾分呢……
     
    稍等片刻…(Just a moment…)
     
    母親,親愛的母親,我不斷探尋著您。
    (Mother, dear mother, I keep on seeking you.)
    枯竭的心靈從未得潤澤
    啊…母親,我的母親,多想親吻您的面頰。
    (Ah… Mother, my mother, I want to kiss your cheek.)
    漂泊在永恒凍結的時光彼岸……
     
    輾轉巡迴 → 時光的【異邦人】(étranger) ←
    失去主人的 → 古老掛鐘無論幾度 →
    響起鐘聲 → 計數皆無意義→
    您將如此<嘲笑>吧……………………
     
    啊…乾枯的花朵化作沙塵…
    容顏亦不過… 消散在風中……
     
    而我依然思念著您…(Still… I miss you…)
     
    母親,親愛的母親,我不斷探尋著您。
    (Mother, dear mother, I keep on seeking you.)
    乾渴的咽喉享受著滋潤
    啊…母親,我的母親,多想親吻您的明眸。
    (Ah… Mother, my mother, I want to kiss your eyes.)
    在永恒凍結的時光彼岸……
     
    母親,親愛的母親,我不斷探尋著您。
    (Mother, dear mother, I keep on seeking you.)
    枯竭的心靈從未得潤澤
    啊…母親,我的母親,多想親吻您的心靈。
    (Ah… Mother, my mother, I want to kiss your heart.)
    彷徨在永無歸日的【牢籠】彼岸……

     


     

    Interview with Noël

     

    那以後夜鷹之星一直在燃燒。
    永遠永遠不停地在燃燒。
    時至今日也依然在燃燒。
     
    ——引自宮澤賢治著《夜鷹之星》
     
    Interview with Noël from Heavy Edge:
    這裏是以網絡媒體為中心,為您帶來邊緣先鋒派信息的《HEAVY EDGE》。
    咱是澀川銳士。多關照!
    哎呀,VANISTAR,真够勁呀。
    就好比雷神一擊,電得我渾身酥麻,超燃&超燃的感覺吶。
    感謝為我們帶來激情四射的搖滾作品,
    話說你與謎之音樂制作人Revo氏是怎樣相識的呢?

     
    那時正碰上糟心事… 看什麼都不順眼…
    回過神來已在… 獨自眺望星空…
     
    寒冬的冷月… 仿如冰封般蒼白…
    黑暗之中… 那個黑衣男子… 正凝視著我……

     
    Heavy Edge:
    這樣的相逢場景太贊了。
    聽說Revo親是從其他世界過來的,這可當真?
    是說世界還是地平線什麼的來著。真是個古怪的人物呐。
    一襲黑衣加墨鏡,而且還戴著戒指這樣子(笑)。
    ——哎呀,歉抱歉抱。老毛病又犯了。咱還是言歸正傳吧。
    那麼,最開始時你們說了些什麼呢?

     
    “我已聽了你的音樂”——男子說道
    “若要否定 已過於膨脹 若說放棄 還過於年輕”
    “何不將此種憤懣寫入歌中?”——男子繼續道
    “你所感受到的 這份寂寞 與我的寂寞 有著相同色彩”
     
    “<音樂家之魂>(我們)是如此自由
    不論何種哀傷 均可化為<故事>(Roman)
    向著相連地平 何許人的世界 如心靈相依般 將這詩歌傳達”
     
    ——隨後男子將一本 從未聽聞過作者名的書
    默默遞給了我……

     
    Interview with Noël from Sound Around:
    致力於打造無偏見、無矯飾的平和訪談欄目。
    這裏是全門類流行音樂雜誌《SOUND AROUND》,我是山口。
    這是您首次接受來自本雜誌的采訪,非常感謝您的配合。
    那麼首先能請諾埃爾先生簡單談談,
    您是如何接觸音樂的嗎?

     
    最先接觸的樂器…應該是鋼琴…盡管回憶已朦朧…
    不過還有印象…可是鋼琴課…
     
    並沒有繼續下去…
    因為我並不是…
    一個能乖乖坐在鋼琴前的孩子…

     
    Sound Around:
    原來如此,那時您暫時離開了音樂的道路。
    不過,倘若故事到這裏結束,就不會有現在的諾埃爾先生了吧?

     
    自我懂事起…音樂就一直常伴左右…
    要說的話…其實不能稱為學習…
     
    家裏雖然一貧如洗…
    祖母卻拼命懇求親戚…
    終於替我討來一架 快要壞掉的風琴…

     
    Sound Around:
    原來如此。說來可能有些失禮,
    不過這確實是一個非常溫暖的故事呢。
    正是您祖母的愛,再次照亮了您音樂的道路。
    但是,盡管諾埃爾先生在孩提時代體驗過這樣充分的關愛,
    可您的樂曲給人的印象卻並非如此……
    抱歉,我不該帶有偏見。那麼能請您更深入地談談這個問題嗎?

     
    Interview with Noël from Heavy Edge:
    ——確實。說得是啊。
    我覺得VANISTAR歌曲的精髓就在於仿佛要嘔出鮮血一般的靈魂呐喊,
    以及支撐並推動著這一精神的、具有侵略性的吉他音呢。
    那諾埃親又是怎麼接觸到吉他的呢?

     
    <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小鬼們群聚的學校>(初中)入學時
    已經不再對<自以為是的善意>(友善)抱有任何信任
     
    為難的<委托監護人>(老太婆)提出了交換條件
    出賣<大人期待的思想和態度>(靈魂)的報酬是廉價電吉他
     
    憑著它 就能毀滅 這個 見鬼的世界
    孤狼的心中 只需一把吉他 以及真正的<靈魂音樂>(搖滾樂)
    將周遭人等 統統視作仇敵 發出咆哮
    碰觸即露出獠牙 只因無防備的部分 被舔舐時會劇烈疼痛……

     
    Heavy Edge:
    哇哦! 我還是熊孩子的時候也有過這種想法。
    算是所謂中二病的一種? 不錯嘛。
    但是呢,我當年可沒有像你這樣帶著強烈的自我意識去反抗青春呢(笑)。
    ……對了,諾埃爾。
     
    你現在還認為,用搖滾樂就能毀滅世界嗎?

     
    Interview with Noël from V-Rock Heaven:
    大大您好。很高興能與您會面。
    我是耽美類月刊音樂雜誌《V-ROCK HEAVEN》的marie*marie。
    而我現在最關注的樂隊就是“VANISHING STARLIGHT”了。
    其實我很在意諾埃爾大大最初開展樂隊活動時的事情,
    可不可以問您這方面的問題呢?

     
    最初組建的是 狂妄自大的金屬樂隊
    明明沒有<够格的演奏技術>(技術) 還非要自以為是
    盯著那些 不順眼的家夥 尋釁挑事
     
    音樂觀念的差異 簡直不可理喩
    重複著無意義的忙碌 就此遭到孤立……
     
    ——然後我的樂隊中…一個人也沒剩…
    消逝的<命運>(宿命)…燃燒殆盡的…VANISHING STAR…光輝只在刹那…

     
    V-Rock Heaven:
    啊,原來您還有這樣不為人知的故事呢。
    年輕時的傷痕,令人哀傷的光輝。
    正因如此,您才會暫時傾心於合成器錄入等個人活動吧?

     
    Interview with Noël from Sound Around:
    ——原來如此。我對此很感興趣。
    順道一提,您的名字“Noël”感覺很有氣質。
    由於我自己的名字過於簡單,說實話我很羨慕您。
    寫作“一”讀作“Hajime”,和山口二字合起來也才七畫哦?(笑)

     
    其實… 才沒什麼好的… 聽起來可能很酷…
    但被人取外號“聖誕太郎(笑)”
     
    ——啊…
    膽敢嘲笑我的雜碎… 被我追到走投無路…
    求饒我也絕不罷手… 非揍到他渾身是血…
     
    (暫定)預產期? 随性取的名?
     
    出這餿主意的蠢貨… 據說是我那混帳老爹…
    可惜… 我出生前人就沒了… 沒能讓我給狠揍一頓……

     
    Sound Around:
    ……。
    非常抱歉,我不經意說出了輕率的話。
    如果因此讓您感到不快,還請諒解。
    那麼諾埃爾先生,是令堂將您一手養育的嗎?
    ……不過,我不清楚是否我記錯了,實在是非常抱歉,
    之前采訪您的時候,您說是與祖母二人在一起生活……

     
    ——沒關係… 不用介意…
    你其實對我… 並沒有惡意… 這我還是明白的…
    但是… 這個話題… 說起來有些麻煩…
    我把它總結得… 淺顯一些吧——
     
    墜入愛河的年輕情侶 天付良緣真心感動

    (加油啊加油啊小· 情· 侶!)
    結伴私奔的冒失情侶 排斥鬼佬家人絕交
    (加油啊別放棄小· 情· 侶!)
    外出采掘的法國小子(Français) 掙不到錢一命歸西
    (加油啊挖出來小· 爸· 爸!)
    身懷六甲的大和撫子 難以忍受貧困潦倒
    (加油啊加油啊小· 媽· 媽!)
     
    獨留在世的年輕寡婦 拋下幼兒就此失蹤
    (加油啊加油啊小· 媽· 媽!)
    受人托付的獨居老人 用盡餘生(power)東奔西走
    (加油啊別放棄老· 奶· 奶!)
    互相推托的無賴遠親 假作憐憫袖手旁觀
    (加油啊加油啊諾· 埃· 爾!)
    道貌岸然的虛偽聖賢 實則狠毒經常虐待
    (加油啊奮鬥吧諾· 埃· 爾!)
     
    ——說得起勁調侃了起來 還請山先生多多包涵
    要是處在清醒的狀態 這些話還真是說不出來!
     
    其實… 這寶特瓶裏裝的… 不是水而是伏特加(笑)

     
    Sound Around:
    伏特加!?不是瓦特爾(水)嗎?
    您又在說笑了(笑)。
    請恕我失禮,對於已經過去的事情,就不再出言安慰了。
    我覺得支持您的未來,支持著您今後的音樂活動,
    才是表達我對您的欣賞的恰當方式。
    話說伏特加什麼的。您真的沒有俄羅斯血統嗎?(一同爆笑)。

     
    Interview with Noël from V-Rock Heaven:
    ——您所提到的這些內容,一定也在您的音樂中反映出來了吧。
    我對這些越來越感興趣了呢。
    您要不要續一杯紅茶?
    這茶葉可是我的珍藏,一般人不給喝的哦。
    我還想再聽更多諾埃大大過去那些多愁善感歲月的故事。

     
    頭髮的顏色不同… 眼眸的顏色不同…
    名字的發音不同… 所有一切都不同…
     
    沒有自由生活的金錢… 沒有疼愛自己的雙親…
    沒有乾淨得體的衣物… 沒有立足容身的場所…
     
    啊…我就如此<異端>(齷齪)嗎?
    僅憑<表面>(外貌)而<歧視>(評判)人的家夥全是雜碎…
     
    懦弱的家夥結黨成群 詆毀之聲仿如暴雨 而孤狼一心驅馳而過
    若敢阻攔 無論來者何人 定將其嚙殺!
     
    強硬的…話語…就像是…反映著…懦弱…內心的…一面鏡子…

     
    V-Rock Heaven:
    ……諾埃大大,語言也是一種凶器呢。
    如果使用方法不當,不止是對方,甚至可能殺死自己呢。
    閃光的白刃雖然美麗,但也十分危險。
    您若是情願的話,我非常樂意成為您的刀鞘……哎,
    在說什麼呢我……沒有沒有。我開玩笑的啦///

     
    Interview with Noël from Heavy Edge:
    ——剛剛我狗歌搜索了一下,根本沒搜出來啊?
    您最喜歡的樂器廠商,ESP什麼的,真的存在於地球上嗎?(笑)。
    ……對了,說起樂器。
    諾埃親似乎從以前開始就接觸了許多西洋樂器吧,
    難道你其實出身於富貴之家?


    就如呼吸一般… 冷靜編造謊言… 一直存活至今…
    我的真實情況… 從未向人提及… 只因太過淒慘…
    那風琴是… 避人眼目… 從垃圾堆… 撿回來的…
    而吉他是… 偽造年齡… 非法<XXX>(打工)而<XXXXX>(得以購入)…

    ——銳士
    你會鄙視我吧? 很悲慘吧?
    這樣的世界 多希望能毀滅——

    即便漆已斑駁… 即便弦已鏽蝕…
    但是能將我所在這操蛋的世界…
    全部摧毀的… 就一定… 非此不可!


    Heavy Edge:
    ……是這樣啊。你如果還有其他想說的話,請暢所欲言,
    如果已經不想再繼續說下去,也請自便。
    但是,諾埃爾,先讓我插一句嘴。
    即使你所說的都是謊言,但你的努力和音樂一定是實實在在的。
    無論是什麼時候,無論有幾次,我都願意被你欺騙!

    Interview with Noël from Sound Around:
    ——首先,請恕我孤陋寡聞,
    在之前我還從未聽說有宮澤賢治這麼一位人物……
    但是能够遇見如此出色的作品,這種體驗比寶石還要珍貴。
    存在於人們心底的黑夜,能够照亮它的或許正是這種星星。
    諾埃爾,哪怕是扭曲的星光也好,
    您的音樂也無可阻擋地吸引著我的內心。


    山先生…你真的…是個…善良的…人呢…我打心底…這麼想…

    啊… 如果老爹… 現在還活著的話…
    是個像你這樣…的人…該…有多…好啊…

    祖母遺留的舊櫃櫥 → 最下方的抽屜中
    塵封已久的灰暗回憶 → 偶然 → 被我發現

    那 即 是

    字跡暈染得幾乎無法閱讀 一封破舊不堪的書信
    “對不起…媽媽…原諒我…這孩子…要是沒生下來…就好了……”


    Sound Around:
    ……。
    (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將手撫在他的肩上。
    他所創作的愛之歌中,暗藏著一種難以言喩的異樣感。
    而我似乎已經窺見了它的本來面貌。
    那其實,是年幼的孩童獨自在黑暗中哭泣呐喊,
    對無論如何渴求也無法獲得之物的憧憬。
    不。不如說,或許是接近復仇到近乎殘酷的某種情感……)


    Interview with Noël from V-Rock Heaven:
    ——所以您才辭去了老師的工作吧。
    成為搖滾音樂家,簡直是180度的大變向。
    其實我有些難以置信。不過,我能够看出來,您是一位喜歡小孩子的人。
    其實,別看我這樣,我是也超級喜歡小孩子的哦?
    以後生幾個小孩比較好呢? 男孩不錯,女孩也很可愛呢。
    ……哎呀,首先得請問一下,您喜歡什麼類型的女性!?


    風騷浪蕩的女人可不要
    不過…
    輕佻饒舌的女人更討厭?(笑)

    抱歉… 瑪麗瑪麗
    這方面的話題 我其實 不太擅長啊
    與其聊這些 不如我們還是 談談音樂吧!

    ——因為目前 是在做音樂雜誌的采訪吧?
    緊密相擁 甜蜜親吻的對象?是<音樂女神>(繆斯)才對吧?(笑)


    V-Rock Heaven:
    哎呀,女人的嫉妒心可是很強的哦。就算對手是神也不例外。
    不過這次真是被您給將了一軍呢。壞心眼的諾埃諾埃(笑)
    那麼,在最後能請您透露一些今後的活動安排,同時給讀者們留句話嗎?


    October 26,27 Sound Horizon 10th Anniversary Fan Club Event
    演出地點是從沒聽說過的【澀谷公會堂】

    “來做暖場演出怎麼樣?”——如此
    <總對其惡言相加,但十分尊敬的制作人>(墨鏡)
    對我說道……

    能够毀滅這見鬼世界的 必然是我們的<音樂>(搖滾樂)吧?
    啊… 如果地平線另一邊的【你】 正在哭泣的話
    就隨時呼喚<我的音樂>(我)吧!!!


    V-Rock Heaven, Heavy Edge and Sound Around:
    ————呀!?澀谷航海堂?沒聽說過的會場呢…。
    不過,這是個好消息呢。我也好想去看哦!


    ————澀谷後悔堂?哇哦,不是吧!?
    在哪? 就說,我也能去看嗎?


    ——澀谷更改堂?實在是非常抱歉,我未曾耳聞……
    然而,這確實很棒!
    期待您的激情演出——

    *譯註:日語裏“公會”、“航海”、“後悔”、“更改”讀音均為“こうかい”。

    ——十一
    “既 便 止”

    是這樣吧! 對吧! 沒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