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 Horizon商業出道十週年紀念作品第三彈
9th Story CD 『Nein』 Revo官方訪談(前篇) 中文翻譯

:さわやか
翻譯:佐渡守通勝、草田之

訪談翻譯特設頁:http://horizon-ia.net/trans/9thextra1.html

——Sound Horizon(下稱SH)的新作「Nein」,是時隔四年半之久發售的Story CD專輯。不過,您在此期間也活躍地參與了各種其他活動。在此期間內的收穫的經驗中,是否有一部分也刺激了這部作品的誕生呢。

Revo 怎麽說呢。我以Linked Horizon(下稱LH)的名義與許多作品合作,並從中汲取了很多經驗。現在讓我談如果沒有這些經驗,新作將會是怎樣,這種“如果怎樣”的話題確實有些難以回答。或者說,只能從另一條世界線上對此進行判斷吧(笑)。是因爲我做了LH而成爲了現在這樣,還是從前作算起至今的整段時間內自然而然地發展成了現在這樣呢,其中有許多難以區分的部分。但是,既然你這樣問了,我就試着去回顧這段時間,發現自己現在在對音樂的用心程度上,與之前的作品比有了少許改變。當然以前的作品我也是全力完成的,但是本作在音樂的質量上是有提高的。

——您指的是包括作曲方面,以及演奏和錄音技術方面這兩部分是嗎?

Revo 因為有些人是單純靠聽感來判斷歌曲好壞的,所以會有一些人聽說質量提高也不明白具體提高在哪裏。作爲一名音樂家,我的意思就是我在製作音樂時仔細雕琢樂曲細節的水平,是比以前有了提高的。

——爲什麽您製作LH的經歷,能帶來音樂質量提高的結果呢?

Revo LH的工作就是爲已經具有故事情節的作品配上樂曲。我當然會根據其故事情節,爲其配上最好的音樂。正因此,我在樂曲製作方面也越來越洗練了。就這樣,我在音樂製作上的水平得到提高之後,反過來回到由我自己創作故事的SH這邊時,我也仍然想把音樂做得很細緻。SH是由我自己創作故事的,當然我會把之前完全傾注於音樂方面的精力,分配到故事創作這邊一些。然而,對於我已經得到提高的音樂質量,也沒必要再特意把它降下去。

——有了LH之後,您在製作SH的作品時,與以前相比最大的變化是什麽呢?

Revo 當然,這一切都已經包含在音樂之中了,我只需說“你聽過之後就會明白的”。不過如果我這樣回答,訪談就繼續不下去了,所以我還是好好考慮下(笑)。LH的工作中,我並非故事的創作者,我認爲這是最大的不同。所以我覺得,緊密地貼合原作的世界觀和劇情進行創作,這是LH的音樂。相對的,SH的音樂呢,首先因爲是我自己負責創作故事劇情,所以無論做成什麽樣都不會遭到創作者責罵的,然後故事與音樂更是無比緊密地融合在一起。與其說把音樂融入故事中,還不如說是用音樂來譜寫故事。故事的元素固然非常重要,但音樂也不能敷衍了事。我做的音樂當然也能作爲單純的音樂來聽,不過我想要看看在其中融入故事,能做到何種程度。我基本不會去考慮做減法。我不會爲了將某物與某物相加,而去削減任何其他的部分。如此,聽眾也要承受很大的負擔。從我所加入的巨大信息量中,想要完全領會所有音樂中的意圖、故事中的意圖,我相信一個人是做不到的。即便如此,我仍相信我的聽眾們,把這部分加了進去。出於我自己的尊重,我絕不需要“做到這個程度了,應該能被大眾所理解吧”的縱容。而且我的聽眾也絕對不止一個人。只要能製作出能與人心產生共鳴的作品,就會產生粉絲群體,隨即就會培育出能欣賞各自不同解釋的豐饒土壤。十年走來,讓我確信了這一點。如果有人覺得,容易入耳就是音樂的最大美德,那麽你或許更適合去買別人的作品。當然,你有可能因此錯過一些具有豐富可能性的音樂。飽經世事的大人們常說,“簡練的大人的美學,就在於減法之中”。那麽,別人誰想做就去這麽做吧(笑)。廣博世界之中,有這種傢伙也不錯。而我有中二病就夠了,在今後我也會繼續鑽研加法的美學。我絕不做減法,而是要同時追求音樂和故事兩方面。

——確實如您剛才所言。不減去通過LH活動產生的結果亦即提高的音樂質量,而是將其新加在SH上。

Revo 就這樣,我的音樂變得更有生氣了,而故事也更加豐富而值得多讀了。這些特點融合之時,帶來的精神昇華效果和趣味感,我想就只有我這裏才有。這種感覺,我認爲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你都是找不到的。我把好惡直接交給聽眾判斷,“讓大家去享受它,讓大家爲它吃驚”就是我想要做的。身爲娛樂行業人士,我可以自負地說這就是值得我爲之搏命的領域。

——我認爲「Nein」中不僅包括了LH的成果,在以往SH中就有使用的搖滾樂隊音樂加弦樂音樂的雄壯編曲方式也得到了提升,更值得去聽了。

Revo 以LH的名義爲遊戲「Bravely Default」和動畫「進擊的巨人」製作音樂時,其創作要求是偏向於交響式的音樂。因此我以搖滾樂隊音樂爲核心,並加入少許交響的元素。可以說,正是因爲我在SH名義下已有多部這樣的作品,所以很多人會繼續着同樣的期待吧。不過,由於我在這幾年中多了一些管弦樂演奏會的經歷,因此交響樂部分的質量又得到了提高。而同時搖滾樂隊的部分也與交響元素融合得更加緊密了。我現在的音樂,就是這樣得到洗練的。

——不過同時,「Nein」在使用的音樂體裁上非常豐富。比如說電子合成的主打曲,巴薩諾瓦式的編曲,使用古典鋼琴的民謠曲等等,確是種類繁多。

Revo 因爲如果只有交響元素的話,是無法組合成曲的。所以的確,與其說我是加入了巴薩諾瓦之類比較原聲式的編曲,不如說我是把宏大的編制和規模小而細膩的編制交織了起來。基於其上,我也在某些部分嘗試加入了電子音。這當然是爲了提高音樂的趣味性,也就是說我覺得不能只是故事情節一波三折,在音樂上也同樣需要富於跌宕起伏。我想要讓本作成爲上述想法的模範之作。作爲物語音樂的SH一路做到現在,算是集出道以來之大成,帶着對“我稱之爲物語音樂的就是這種東西”這種概念進行再一次的確認的意思,做了這樣的內容。

——不過主打曲是電子音樂,果然對SH來說是個出人意料的做法呢。雖然我也知道在您以前的「Pico Magic Reloaded」之類的自主盤中,也有過類似的嘗試。

Revo 不過對於我自己來說,我也並不討厭進行一次這樣的賭博。我希望聽過本作的人,並非只是簡單了當地獲得自己期望的東西,而也會有“啊還有這種東西啊—!”這類的感受。當然,若是整張專輯聽下來的話,也應該會注意到包含了很多熟悉的元素;不過,單純地因爲我很久沒有出過十曲以上的專輯,而以“這不是很久都沒出了嘛”的想法推出大家理應會喜歡的東西的話,我是不會覺得多麽有趣的。我在之前也說過,正因爲是十週年,所以我才覺得不能只是把目前爲止的東西做一個複習,那樣我覺得挺無聊的。因爲我並不是想把過去進行概括,然後把它作爲最後的作品放出來,所以我覺得在各種意義上,都必須加入一些展望未來的東西。

——距離上一張專輯7th Story CD《Marchen》發售已經過了四年半,期間間隔了這麽長的一段時間,而這是您之前有預料到的嗎?還是說因某些緣故導致了這種結果的呢?

Revo 部分程度上是不得已變成這樣了呢。其實還是因爲以LH名義製作的作品是與他人合作的,所以自己並不能完全掌控。所以在LH上面花了比預想更長的時間,SH多少有些延遲也是必然的結果。我就不掩飾這個問題了——這次是做了9th Story CD,但其實8th Story CD還沒有出呢。其實我本來就覺得先出哪個都是無所謂的啦(笑)。不過比起9th,8th是更難以創作的作品,所以就還是先推出9th了。其實說,如果我沒做LH的話,也有可能會先出8th呢。

——原來如此。說到這個,與「Nein」並行的8th,現在還是只停留在構思階段嗎。

Revo 雖然我還基本沒有開始作曲,不過我每天都在腦海中思考,到底該把8th做成什麽樣的內容比較好。我呢,如果只是把曲子作出來的話,那還是很快的。不過要達到會心一擊的效果,確實是要花上不少功夫的。如果要作一首曲子,那就必須有去作這首曲子的理由。如果動機不明確,回答不上來“爲什麽現在作這首曲子”這一問題的話,我是不能開始作曲的。最近我感覺,自己在作曲方面是想作多少就能作出來多少。因爲我一年到頭腦子裏都迴響着這些東西,只需把它輸出就可以了。不過,正是因爲想作多少就能作多少,所以我必須給自己一個“爲什麽必須是現在作這首曲子”的理由。如果要我把自己想到的曲子全部譜寫出來的話,短短一輩子怎麽夠啊。(苦笑)

——您在製作樂曲的具體過程中,也是這樣進行的麽?比如您會一直在意“必須用這個音色的理由”之類的問題嗎。

Revo 全部都有明確的理由。我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啊,沒有必要的東西我當然不會加到曲子裏去。CD這種載體能夠放入的信息量是有限的,根本沒有加入不必要的東西的餘地。雖然大家可能會覺得我的音樂中加入了非常多的聲音,但其實所有的都是有必要的哦。即使是聽起來亂糟糟擠成一團的地方,其實一部分也是因爲我正希望獲得這種感覺,才故意加進去的。不過,雖然我也有一些部分是出於感性的理由,覺得“雖然有邏輯破綻,但是這樣感覺比較好”而定下來的,但沒有任何一個音是我隨意寫就的。

——那麽,您在之前的眾多作品發售時,也是非常看重發售的時機以及是否有發售作品的理由的是嗎。

Revo 沒錯。我認爲一直以來追隨SH至今的人,已經能夠耐心等待按這個節奏發售的作品了。當然,我對於那些希望我早點發佈新作的人來說抱有歉意。但在從事娛樂工作的時候,我覺得一定要有“不能只滿足於當時感到開心”的心境。雖然,對於一部作品而言,問世的時候首先就必須讓人感到開心,否則就根本賣不出去。但我的想法是,在當時感到開心之後,這種愉悅的感受能夠一直持續的話是最好不過的。並不只是當時得到快樂,而是永不終結的,一直持續下去的快樂。我想,大家真的就是在期待這樣的東西。虛構的世界是有始有終的,所以不知何時就會終結。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想大家也都能夠理解。但是一提起“終結”,還是會有些寂寞的感覺。我彷彿能聽到註定向着死亡而去的人類的天性這樣呼喊着。但是一場祭典結束時,如果想着還有下一場的話,也就能在每天辛苦的生活中堅持努力下去。我也希望大家也能以這樣的心態看待我的作品。啊,就像是期待奧運會或者世界盃這樣的感覺,即使在等待的期間也能很開心。SH日本隊,下次也會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