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校譯:yamayuri
特別致謝:The Halloween Elf

【聲明】

  • 本歌詞與圖片版權歸Revo、Sound Horizon及Pony Canyon所有。如若喜歡這張作品,請購買正版支持。
  • 歡迎以文字形式轉載至社交網站,但必須註明完整貢獻者名單、出處及鏈接,并保留此段聲明,謝謝配合。
  • 本版譯詞現基於「The Assorted Horizons」影像,後續仍將進行調整修正,歡迎持續關注。
  • 本歌詞譯文僅供愛好者學習參考,不得用於商業用途。

一切將本頁面譯文、素材應用于盜版的場合,其侵權行徑一概與地平線情報局無關。
PS:包括但不限於製作盜版印刷品,及將內嵌本譯文的音樂、視頻資源發佈到無本作品正版授權的商業性質網站等行為

 
1. 星の綺麗な夜/星光璀璨之夜

2. 朝までハロウィン /歡慶萬聖到天明

3. おやすみレニー/晚安Lenny



 

星光璀璨之夜

 
And in the darkness that didn’t have a name…
在無名的黑暗中
The story revolving around Halloween and the Night was about to begin quietly…
萬聖節與夜的物語靜靜拉開了帷幕…

The people who forwarded in the dark.
黑暗中前行的人群
The solitary man was looking at them.
孤獨的男子凝視著那隊列

He sang the love song.
他唱著戀歌
or only sounded the lung song.
聽來卻像是肺中的嘶聲
Oh! And the wind buried it so in vain.
無謂地隨風消逝

《心愛的人-Diana-》啊… 多想再一次… 見到你的容顏…
這份思念… 莫非是【無可饒恕的罪孽】…
跟著那支隊列… 是否就能… 回到你身邊…

『萬聖節與夜之物語』The story of Halloween and the Night

The early nineteenth century,
19世紀早期
there was an eccentric man,
有一名特立獨行的男子
who sailed from Great Britain to Ireland,
從大不列顛渡海前往愛爾蘭
as if to go against the new wave of Industrial Revolution…
彷彿逆著工業革命的新浪潮一般

做石匠的爺爺聽人慫恿 ← 說當了農夫便不愁溫飽
一時昏頭 漂洋過海 拿起了鋤頭…
「嗯?真的?!」
「我扔!」
「愛爾蘭的大地正在呼喚俺!」
「Let’s 從農!」

蹩腳的石匠自是不盡人意 → 可料想也總比農夫強
對天祈禱 手握鋤頭 埋頭苦耕耘…
「人為何要吃土豆呢」「土豆萬歲!」
然而對其微笑的唯有不幸 拼命栽培的土豆卻爛在地裡
變作黑糊糊的毒藥
【孫輩的男子】走投無路 唯有仰天長嘆…
「上當了…」「可惡啊」
「上當了 上當了啊」

The tickets that they got, were by betting their lives.
他們拼上性命 只為換取一張船票
Were those one-way tickets for their liberty, or for their death?
這些單程票 將通往自由 還是死亡?

OK 孤注一擲 押上性命的賭局 Wow
乘上了那 顛簸搖晃 破爛不堪 熱病蔓延的棺材船 Jesus
心懷《希望-夢想-》 卻成了《第二之囚徒-不歸之人-》
五人中便有一人 飄忽於高燒之中 開始了《幻想-夢魘-》
就此一去無回… (And they were gone…)
(Far away…away…)

「只要這孩子的份就好…」
「只要一點點就行」
「求求您 只要這孩子的份就好 求求您」
「滾!」
「讓小鬼閉嘴」
「我的人生真是悲慘…」
「對不起 我撐不住了…」
「你不是向她發過誓 決不再說謊了嗎」
「John!」

They dreamed of the country of liberty,
他們夢想著自由的國度
that principle was the cause of a great number of battlefields…
其信念引發了無數場戰爭

《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

like which we sing about.
正如我們所吟唱的一樣

《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

正所謂「哪裡有麵包哪裡就是祖國」
蜂擁而至的大批移民 在新天地賭上夢想

然後將「神授天命」
連同《邊疆-frontier-》 策馬提槍 向西方擴張…

「給我統統殺光 一個不留」
「你們這幫白人休想得逞」
「這裡是我們的國度 大美利堅」
「這裡是吾等的聖域 滾出去」
「聽說只有死印第安人才是好印第安人哦」
「別想靠近」
「開火!」
「衝啊!」

In 1846, the Mexican-American war broke out.
1846年 美墨戰爭爆發

「是時候送他們下地獄了!跟著泰勒將軍衝啊!」

視野開闊的《山丘-Buena Vista-》上 勇猛的《龍騎兵-dragoon-》
拋棄鋤頭的手 端起了《步槍-musket-》

身為同胞的意識 早已拋上九霄
—— 管他人種 信仰 國籍 以及其他…

【移民的男子】捨棄了《聖經-Bible-》 選擇了《現實的盤中食糧-麵包-》
而後《聖帕特里克大隊所屬的同胞-Saint Patrick’s Battalion-》 便在槍口下陣亡…

《「第→八→之→軌→跡」-巡回往復的-》
《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

「喂 那邊好像又挖出金子啦」

In 1848, a rush for gold.
1848年 加州淘金熱
Yes! That’s gold day!
對啦 黃金之日!

洞穴 → 挖呀挖呀挖呀 → 也沒個完
啊 悲慘或是 → 愉快的視野中 → 是奇怪的事態
拼命 → 篩呀篩呀篩呀 → 都是金子
啊 悲慘才怪 → 愉快的世界是 → 未開墾的時代
掘地三尺 → 淘乾挖盡 ← 《第七之衝動-Id-》在歌唱
這是《金礦的饗宴-Gold Rush-》 全員集合 《49年淘金者-Forty-niners-》!
「到下一處看看去」

Whenever the era of frenzied uproar,
無論時代如何瘋狂喧囂
people never ever stop their steps,
人們從未停止他們的腳步
even though they had much contradiction…
即使揹負重重矛盾
While he was messed around by severe fate,
為殘酷的命運所捉弄
where would the man drift to…
男子將漂泊向何處

弱者蠅飛蟻聚 只會抽刃迫害更弱之人
無論《遵從第三之深意-漂泊-》到何處 歧視總揮之不去

誰人不曾軟弱怯懦 難免執意閉上雙眼
《第九之現實-真實的世界-》誰願直視

不幸中了流彈 碎了膝蓋
謀不到正職的【退役男子】 唯有四處流浪 以酒洩鬱…

The life, it seems to be a long, but a short story.
人生宛如一個漫長而又短暫的物語
It attempts to notify one ending or beginning…
講述著一個結局或是開端…

從不在乎何時死 原本早已想開…
【流浪的男子】 卻還留有一份牽掛…
便是那身在【故鄉】的 可愛的妹妹…
【薪水】雖然微薄 總不忘匯去給她——

這心繫妹妹的男子 終於也有了戀人…
微笑如月光一般 秉性溫和的【女子】…
「啊 你回來了」「怎麼了 今天好早啊 lucky☆」
一天她說有【好消息】♪ 手撫著小腹…
歷經歲月的祝福 令人欣喜擁吻——
「得得勒 我宣佈 有個好消息 lucky☆」

然而《第六之女神-命運-》 卻不會輕易放過他…
不見月影的夜晚 《如第四之假面般-從背後-》遇襲——
現在還不想死去 願望從未如此強烈…
「真是遺憾啊」
倒霉的《賭博人生-game-》 勝負分明才剛開始…
「那女人是本大爺早就看上了的」
彌留之際遠去的人影 是那無賴的《野心家-go-getter-》…
「配你這蠢驢真是糟蹋啦」
機關算盡 只因對看上的女人包藏禍心——

如此悲慘的夜晚 星光卻是這般璀璨…
遠處傳來純真的笑聲…
啊 今天是《萬聖節前夜-Halloween night-》——

Halloween♪Halloween♪Trick or Treat♪Hey♪

這便是那【將死的無名男子】 不為人知的《第五之物語-Roman-》…
名叫Seamus 還是William來著…
都已是 遙遠的過去了…
縱然無數次虔誠禱告 可最終《第十之意志-天主-》依然沉默不語…
懵懂中也曾有過幸福的《第一之追憶-時光-》 到頭來 人生終歸是不盡人意…
 


 

歡慶萬聖到天明

 
Welcome to Halloween night!
歡迎來到萬聖夜!
We’ll not refuse the people who join us!
我們來者不拒!
But those leaving will not be forgiven!
但去者不赦!
So, join us!
快加入我們吧!

Halloween♪Halloween♪Trick or Treat♪Hey♪ × 4

閣樓間裡的秘密 破舊兮兮的床單
剛吃過晚餐 朋友們就找上門來
「吃完啦」「哎呀呀」
「你太慢啦 死南瓜頭」
心臟砰砰直跳 期待忐忑不安
「Ben 別太過分」
「肚子餓了」「喂 要胖死啦 Max」
快來 別掉隊了 《好戲-派對-》就要開始啦
「他又在吃了」「嘛 沒關係啦」

一·二
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
徹夜的《慶典-Halloween-》還在繼續 漫漫長夜還遠遠沒完…
「糖果!」「Fucking!」
「Tom 人類是需要糖分的」
「人類?確定不是豬嗎?」
「家畜的安寧」
「Orph看起來好像甜甜圈」
「No!甜甜圈No!」

Halloween♪Halloween♪Trick or Treat♪Hey♪ × 4

扮作可愛魔女的少女 披著狼皮的少年
「還好啦」「你也太作啦 Lily」
破破爛爛的床單鬼 《隊伍-派對-》可要夠熱鬧
「吃了你哦」「你太慢啦 死南瓜頭」

心臟咚咚直敲 背上陣陣發涼
「別擋路 醜女」
「真是個口沒遮攔的臭小鬼」
「嘛 沒關係啦」「真的哦」
快走 再幹一票 《好戲-派對-》還在後頭呢

一·二
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
快樂的《慶典-Halloween-》還在繼續 漫漫長夜還遠遠沒完…

Halloween
Halloween♪Halloween♪Trick or Treat♪Hey♪ × 6
Halloween♪Halloween♪Hey♪
「嘿!」
「醜女醜女」
「沒關係 Olivier很Q的啦」
「是這樣嗎」
「喂 Ariel Lenny有沒有跟上啊」
「OK 後面交給我」
「你還好吧 Lenny」
「…嗯」
「啊 是貓 Will」

一·二
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
「貓 貓」「貓咪火鍋」「好可愛」
大家的《慶典-Halloween-》還在繼續 漫漫長夜還遠遠沒完…
「你們太慢啦」「等等啦Johnny」「別走 等等我」

再來一家

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
無敵的《慶典-Halloween-》還在繼續 漫漫長夜還遠遠沒完…
「好睏啊」
「從好的意義上!」
「好」

再來一家

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
徹夜的《慶典-Halloween-》還在繼續 漫漫長夜還遠遠沒完…
「好麻煩」
「好 各位 最後是我家」

漫漫長夜還遠遠沒完
還剩一家
Trick or Treat?!
 


 

晚安Lenny

 
The story which one lady will tell is about Kathleen Livermore, and her lovable family.
這位女士所講述的故事 是關於凱瑟琳·利弗摩 以及她可愛的家庭

天生體弱多病 兒子的世界僅限於《床鋪-bed-》之上…
餘下的數字無人可知 一點一滴刻在那瘦小胸膛…

雖然交不了朋友 為了讓你不覺寂寞
我在庭院中 種下五顏六色的花朵

還會給你誦讀 你最喜歡的繪本
永遠伴你左右 因為比任何人都愛你

沒能將你生得健壯 請原諒【我這沒用的母親】…
艱苦的船旅 不知讓腹中的你承受了多大的負擔…

「感謝你」選擇了我的懷抱…
「衷心感謝你」讓我們為人父母…
我們夫婦倆 哪怕拼上性命 也定要讓最珍貴的你過上幸福生活

Then, the lovable family arrived the country of liberty, America.
而後 這可愛的一家來到了自由之國美利堅
「別擋路」
「沒事吧 Kate」
「嗯 親愛的」

能夠熬過《大饑荒-Great Famine-》 全靠兄長的援助
終於《連鎖移民-chain migration-》 可卻失去了他的消息…
「呀 就在附近了」
「對不起 借過 借過一下」
「今後就過好日子吧」
「會有床嗎」
「嗯 軟乎乎的哦」
「喲 小姐」
「一分錢也不能少」
「好 我來挖個大的」

隨後在《新天地-自由之國美利堅-》 我們最初的住處
便是黃金之都 夢中的桑港

《兒子-Leonard-》誕生的【清晨】 經歷了痛苦的難產…
《丈夫-Sean-》流著淚向我道謝 給了我無數的吻…
「真的謝謝你 謝謝你 Kate」

接下來的日子 一家三口相依為命…
丈夫為了賺取醫藥費 奮不顧身地辛勤勞作
時光流逝(As time goes by)…
「你看Lenny」
「親愛的你真是」

And then, the lovable family had a new encounter,
而後 這可愛的一家有了新的邂逅
that could have been good luck or bad luck.
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

因為丈夫的【新工作】 我們移居到了【山間小鎮】
「喂 以前沒見過你啊」「呃…」
兒子結交了第一個朋友 會毫無顧忌地叫他綽號
「好誇張 腦袋像南瓜一樣」
「真好玩 我叫Johnny 多關照啊」
「嗯」

南瓜頭這綽號 真是古靈精怪
「聽我說聽我說 Johnny他真的好厲害哦」
不過你很明白嘛
「是這樣嗎」
這正是那孩子【權作一百實則無數】的萌點之一啊
「可是 給人起奇怪的綽號可不敢恭維」
「嗯 不敢恭維」
「哎呀呀」
「吃完了 再來一碗」
「今天真能吃啊」

那天晚上 我們好開心好開心 不禁熱淚盈眶…
「親愛的 那孩子竟然有交到朋友的一天」
「嗚哦哦 今天就是朋友紀念日了!」

我雖結了婚 卻沒有改姓
「我頭腦遲鈍 嘴又笨 長得也不帥」
「可是 我發誓對你的愛絕不輸給任何人」
因為丈夫也《同姓-Livermore-》 緣分真是不可思議吧
「說到底 就是說 那什麼」
「嗚哦哦 Kate 跟我結婚吧」
「Sean 答案是…Yes哦」

沒想到《第一個朋友-Johnny-》的姓氏 竟也是Livermore
「聽我說 Johnny說他也姓Livermore哦」「哎呀是嗎」
「他說和媽媽兩人一起生活」
啊 上帝真是仁慈
「然後呢 他說一直想要個向我一樣可愛的弟弟」
「所以才接近我的」
「哎呀呀」
這是多麼巧妙的安排 當時我這樣想…
「吃完了 再來一碗」
「最近真能吃啊」

那天晚上 我們好奇怪好奇怪 不禁熱淚盈眶…
「親愛的 Johnny是 Johnny他是…」
「嗚哦哦 今天就是Livermore紀念日了!」

之後你和Johnny兩人 在打什麼鬼主意?
「吶吶 那件事 Johnny打算怎麼辦」
「我?我當然是狼人了」
「男人無論何時都是追求將死餓狼之自由的生物啊」
想瞞著大家吧 不過媽媽全都心知肚明哦
「我也要扮狼 我也是男孩子」
「我可不要看這樣的狼人」
「第一 你頭大得太離譜了」
「討厭 這可不是普通的大」
「是因為裝了世界最頂峰的頭腦啦」
「這可真是失敬 我當然知道了 博士」

第一次萬聖節 你就那麼開心嗎
「Halloween♪Halloween♪Trick or Treat♪」
鬧得太歡 連心臟 也嚇了一跳…
「等等我 Johnny」

醫生宣告了 你所剩下的時光
聽到那數字 我眼前一片昏暗…
「非常遺憾…只剩三個月了」

可這是你期待已久的 最後的萬聖節
考慮再三 最終允許了你的參加…
我們下定決心 不去怨恨任何人
無論《命運-神-》 還是《朋友-Johnny-》 包括我們自己

因為那孩子的睡顏 帶著甜美的微笑…

—— 晚安
晚安Lenny 今天收穫了多少糖果?
睡前記得刷牙 不然會長蟲牙哦

Halloween♪Halloween♪Trick or Treat♪Hey♪ × 4

那孩子如今應該還在某處 繼續歡慶著那永恆的萬聖節
如果您看見一個腦袋像南瓜的男孩子 那說不定就是Lenny
我的故事就說到這裡
當做是虛構的也沒有關係
即使如此 在您睡前 請花3秒時間就好
在這一瞬間 請忘卻所有的煩惱、憎恨與悲傷
說上這一句好嗎

晚安 Le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