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校譯:yamayuri

【聲明】

  • 本歌詞及圖片版權歸Revo、Sound Horizon及King Records所有。如若喜歡這張作品,請購買正版支持。
  • 目前發佈的譯文僅為初稿,不排除後續多次更新,因此僅供試讀。
    為了避免可能存在的錯誤引起誤導,特此懇請各位不要將本稿內容轉載傳播。
    我們將在日後發佈正稿並開放,屆時再歡迎各位轉載。謝謝理解!
  • 本歌詞譯文僅供愛好者學習參考,不得用於商業用途。
    一切將本頁面譯文、素材應用于盜版的場合,其侵權行徑一概與地平線情報局無關。
    PS:包括但不限於製作盜版印刷品,及將內嵌本譯文的音樂、視頻資源發佈到無本作品正版授權的商業性質網站等行為



 

光與暗的童話

 
——而後 只有歷史留下……。(Und nur die His ist übriggeblieben…)

「等等啊 Will」
「你太慢啦 哥哥」
「好痛 嗚哇~」
「抱歉哦Louis 摔疼了吧」
「喂 井邊好像掉了什麼」
「你真是的…哇?!」

【光與暗的童話-Das Märchen des Lichts und Dunkels-】

「那兒 當心腳下」
「嗯」
「沒事吧 怕不怕?」
「沒事 我現在反而興奮得心怦怦直跳呢」
「因為森林…世界竟然這麼廣闊呀!」
「那我今天帶你去一個特別的好地方」
「走吧!」
「嗯!」

三(Drei)
二(Zwei)
一(Eins)

抬頭仰望 只見圓形夜空 飄搖的蒼藍月夜
詛咒著神明的名字 在深淵之底歌唱……

在盲目的黑暗之中 他誤以為那是光芒
那種溫暖原來是愛 後來他才終於明白

平生的第一個朋友 是碧眼的可愛女孩(die Mädchen)
別時那名為戀的痛 最終他也未能知曉

正如花兒需要灌溉 罪孽也總難逃懲罰 啊
待到《迎宵-Guten Abend-》疾馳的《第七物語-siebte Märchen-》
背向《天意-神-》而去——

三(Drei)
二(Zwei)
一(Eins)

低頭俯視 只見昏暗大地 飄搖的赤紅焰尾
在母親瞳眸的注視中 墜入深淵之底…

「荒涼的村莊…簡直像墓場呢」
「Elise…童話無論何時 都是從墓場開始的呀……」

<為何 這個村子裡 現在 沒有人呢?> <——因為 以前 大家 都死了呀>
<那為何 以前 村民們 全都死了呢?> <——因為 黑死 之病 給害的呀>
<那為何 那林中 村裡 有對母子呢?> <——因為 是那【Id】 喚來的呀>
<那為何 【Id】為了什麼 要喚人來呢> <——因為 那正是 它的本能呀>

啊 墓穴挖呀挖呀挖呀挖
拼命挖也沒個完「悲慘的時代呀」
啊 屍體和土塊 屍體和土塊 屍體和土塊
彷如千層糕點(Mille-feuille)「悽慘的事態呀」

生命的目的→就是《生存》和《增殖》
殺戮吧 侵犯吧 【Id】在歌唱

「就算增殖再多 最終連宿主都殺掉了呢……」
「這和人與大地的關係一樣嘛 來 繼續講故事吧……」

【薄暮中的幽暗森林-Der Wald der Abenddämmerung-】

「喂Hans 真的是這邊嗎?」
「天曉得 我還想問你呢」
「真要命 好陰森的林子」
「Tom!那小鬼 不就是傳聞中圖林根(Thüringen)魔女的兒子嗎?」
「喲!這可真是撞大運啦!」
「可不!」

走在夜露沾濕的苔藻上 踏出聲響
少年的腳步 輕盈得令人哀傷

叫住少年的聲音 帶著粗鄙的迴響 而他還一無所知
啊 因他從不知世界的造作 世間的惡意 一塵不染地成長

「「喂 小少爺」」
「我們有要事來找賢女大人」
「能跟小少爺您一起回去嗎?」
「當然可以啊 那我帶你們去見母親吧」
「「感激不盡(Danke schön)!」」

抱著他的朋友 → 帶著不速之客 → 來到慈母身邊 → 而後…
放眼望去——

三(Drei)
二(Zwei)
一(Eins)

「母親 我回來了」
「你回來了…這些人是誰?!」
「辛苦了您吶!」
「Mär!」

「給 你的朋友」
「我Therese von Ludwing 即使沒落了也有方伯(Landgraf)的血統!」
「你那醜陋的頭顱 休想再待在那胴體之上!」
「不是吧!這女人…」
「慢著 慢著慢著慢著慢著!」
「有話好商量!」
「少在那瞎叫喚 丟人現眼!」
「休想逃…」
「少給人添麻煩 嘿!」

正如鳥兒擁有雙翼 夜晚亦有歌聲相伴 啊
待到《迎曉-Guten Morgen-》 染紅的《薔薇庭園-Rosen Garten-》
背負著《天意-神-》而去——

三(Drei)
二(Zwei)
一(Eins)

「如今你在歡笑 在那炫目的時代裡
不對誰人心懷憎恨 不為死亡心存遺憾 必能相逢在那裡」
~『光與暗的童話(Märchen)』

「第七的墓場…來吧 復仇劇開演了……」
 


 

在這狹小的鳥籠中

 
一小塊四方的天空 便是我幼年時的世界
停駐在窗邊的你 如月光一般 露出溫柔笑容……

März von Ludowing ⇔ Elisabeth von Wettin
命運將本無法結合的兩人
用那無情的手牽在了一起……

本應被埋在 那冰冷的土壤下
本應被葬於 那歷史的黑暗中
這背陰的存在

雖然渴望朋友 然而友情為何物 曾經我並不知道……

在無明長夜的盡頭 任由暴露
玉花青驄的馬背上 任由搖晃
這弱小的存在

「再快點Walter!」
「遵命!」
「再快點啊 Walter!」
「遵命 請您抓穩了!駕!」

活在鳥籠之中 究竟意味著什麼 曾經我並不明瞭
在遇見你之前 無論寂寞的色彩 或是憐愛的意義 都無從知曉……

你就是——
啊 只屬於我的羽翼(Feder) 將外面的廣闊天地
啊 用你溫柔的眼眸(Wink) 告訴了我

蔥鬱茂密的夜下森林 腳下是美麗花朵 頭頂着點點繁星
我倆開心地笑了……

「喏 你看」
「哇 這是什麼?」
「好漂亮的花」
「哇 真的」
「給你戴上吧」
「真的?要插得可愛點哦」
「很好看呢」
「真的?好高興」
「那再去那邊看看吧」
「嗯!」

無論怎樣幸福的邂逅 總有離別之日
以及 那突如其來的 斜陽之吻

「Mär 我們在這座森林裡也待得太久了…差不多該走了」
「母親」
「怎麼了?」
「最後…至少讓我和朋友道個別吧」
「好吧…那孩子是特別的 就讓你去吧快去快回」
「是 我去去就回」

「背負黑暗的有我就足夠了 而你要活在光明之中啊」

「至少作為我的替身 將她一起帶走吧」

「Mär 你一定…一定要回來接我啊」
「嗯 說定了」

「森林中的賢女 被指為魔女送上了火刑台
不久之後 我得知了他的死訊…」

犧牲…犧牲…犧牲 啊……(Die Opferung…Opferung…Opferung Ah…)

無情流逝的時光 又能帶來什麼
啊 唯有失去了你的灰色季節 和那違心的婚禮

此刻水面搖曳的面容 已是錯過的往日幻燈

衝動(Id)枯竭之前 縱使情慾(色彩)依然滿溢
自我(Ego)早已明白《除了他已無法再愛》

在這狹小的鳥籠中 失去了羽翼(你)的世界裡
直到墜落地面那一刻之前 願如月光一般 展翅飛翔……

「這不過是弱者、遭受排斥為世界所欺凌的人們
彼此互舔傷口的幼稚戀情 你是否會如此嘲笑?」

終於風雲變幻→夜晚的復仇劇→【第七道地平線】→物語仍在繼續……

「請 令尊已等候多時了」
 


 

她成為魔女的原因

 
「為什麼」
「為什麼您不承認這孩子為方伯家的繼承人」
「那件事已經決定了」
「因為是庶出…不 因為這孩子身體有缺陷……」
「休要煩人!Anneliese」
「啊…對不起 一切都怪母親 都怪我這個沒將你生得健康的母親……」
「我說你太煩人了!」

「Anneliese 你的心情我感同身受
即使如此 我依然無法…饒恕你」

孩子(Mär) 你從不知何謂光明
所謂視力這概念本身 你便無從知曉
孩子(Mär) 你從背後抱緊了我
說「媽媽(Mutti) 光 好溫暖」笑得那樣天真

啊 原諒我 原諒我 原諒我
生下你的人 是我 是我 是罪孽深重的我…

「阿嚏!」
「冷不冷?Mär」
「嗯…」

既為母亦為姐 既是判罪者亦是贖罪者
Therese von Ludowing 那不為人知的故事……

移居到森林中 那贖罪的日子
採集各種藥草 試著調配煎熬

縱使向神祈禱 也不可能實現
以這帶罪之身 也無意去祈禱

至少為了那孩子 我將竭盡所能
怎能不做嘗試 便一味哀嘆放棄

——治癒傷痛 醫療疾病
時而連傾向冬日的乳兒也能挽回 森林中住著聰慧賢女的傳聞
不知不覺已傳遍千里 招致了諷刺的命運……

那一夜衝進門來的 是微服出行的侯妃
沒有月光的暗夜中 相信著希望的燈火
讓母親披頭散髮的 是另有隱情的侯女
在她那緊擁的懷中 已早早斷絕了呼吸

交託出懷中的幼子 侯妃不禁哭倒在地……

「這孩子還沒有死!
我知道 我知道的!
因為她前幾天還是那麼健康啊!
我絕不承認!
她將來一定會長成堅強的美人的!
她是我的女兒呀!
全帝國的男士們都會為她傾倒的!
真是傷腦筋…
可是如今這些都無所謂了…
只要她活著…只要她還活著……」

「Sophie夫人 請您振作一點」
「相信賢女大人吧」

有生命能獲救 便有生命被剝奪
是否能以一句因果報應 便將其捨棄呢……

Hörst du mich, die Stimme ruft auf?(聽見了我召喚你的聲音嗎?)
Dann komm her zu mir…! Grab mich aus…!(那便過來這裏…將我掘出吧……!)

因為極其不可思議的經歷 兒子竟然獲得了光明
然而那究竟能否算是幸福 事到如今已不得而知……

「媽媽(Mutti)…」

「聽說是圖林根(Thüringen)的魔女…好嚇人哦 哥哥」
「嗯 要是不乖乖聽話…就會被魔女吃掉哦!」
「呀!…討厭!」

Ah…Ah…Opferung(啊…啊…犧牲)

曾經一度為冬日懷抱 我那可憐可愛的孩子
多希望你能活在春日豔陽下 綻開歡樂笑容

「重信仰必有恩情!對異端必以業火相報!」
「來吧諸位!對【魔女】施以制裁的鐵錘!」
「「制裁的鐵錘!」」

母親的願望如今已成雲煙 連那剎那間的陽光
也被命運的捉弄奪去

看吧 啊 這場喜劇
那麼我 便化作詛咒世界的真正《魔女》……
「給你們看吧!」

犧牲…啊…犧牲……(Die Opferung…Ah…Opferung…)

——而後 【第七的喜劇】將不斷重演下去吧……(Und die siebte Kömedie wird sich wiederholen…)